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性奴表妹---郁蘋
我的性奴表妹---郁蘋

郁蘋? ? 18 歲? ? 大學一年級



我? ?? ?21 歲? ? 大學四年級



小璇? ? 21 歲? ? 大學四年級



================================================================







這是一棟房子老舊、設備簡陋的學生宿舍,



但因收費便宜,所以吸引不少較不貪圖享受,或者經濟能力有限的學生前來租賃。



我端坐在一張老舊的書桌前,拼命地抄寫著向同學借來的實習報告。



這學期翹課次數過多,老師已經請班長轉告我,再不把作業補齊,



即使是私立的大學,繳了錢就能拿到畢業證書的「學店」,老師照樣敢當人。



我揮汗拼命抄寫,一旁,一名年約十八的少女靠牆而坐,正翻看一本少女雜誌,



她,是我的表妹——郁蘋。







[01]







郁蘋長得白皙漂亮,眼睛澄亮有神,鼻樑挺直,雙唇厚薄適中,



唇形也幾乎完美的無可挑剔,粉粉的淡朱色,很誘人,笑起來露出一口編貝玉齒。



[王八蛋!這個傢夥幹嘛寫這麼多,害我抄到手痠也抄不完。] 我忍不住邊抄作業邊破口大罵。



郁蘋擡起頭來,問:[要不要我幫你寫?]



我回頭看她一眼,心想她的字跡既端正又秀氣,而我的字跡則很「男人」,又草又淩亂,



不由得嘆口氣又回頭繼續抄寫。



[我是很想讓妳幫我,可是妳的字太漂亮了,老師一看就『抓包』了。]



郁蘋聽了覺得湧上一股愧疚感,歉聲說:[對不起,如果我的字能醜一點的話,我就可以幫你了。]



我聽見她向自己道歉,忍不住轉頭看她,兩人四目交接下,



那澄亮眼眸裡一絲掩不住的魅惑神韻,讓我不由自主地起身朝她走了過去。



我在郁蘋身邊坐下,舒臂輕攬上她的腰,吻上她那柔軟似棉花的唇,舌更探進口中與她交纏,



腰上的手亦鑽進棉衫裡,撫著她光滑細緻的背脊,另一隻手也跟著鑽進棉衫裡,朝她平坦的下腹移動。



郁蘋亦張臂擁著我,任我挑逗她深蘊的情慾,但也顧忌地問:



[哥哥,現在大白天的,這樣可以嗎?萬一有人……]



[不會有人的,他們上課的上課,上班的上班,今天不做還要等好久,我忍不到那個時候。]



我在她耳畔輕喘著氣,內心深處的野性逐漸被喚醒。





[02]



我一個轉身,翻身躺下,張自己的雙腿,郁蘋也相當有默契地脫下了我的褲子,



並用她手指來回遊移在我的陽具棒身,當下龜頭前端立刻湧出了許多愛液,



[這兒嗎?是這兒嗎?舒服嗎?] 郁蘋面帶笑容的詢問。



哇!舒服極了!那種纖細小手滑動著自己陽具的快感,不論是自己女友還是表妹,都真的很爽。



[啊....啊......] 我爽的禁不住發出了粗糙的呻吟聲,



像觸電般的快感充滿了我的下半身,陽具也不停的抖動起來。



郁蘋的舌頭,輕輕的挑了一下我肉棒上的洞口,



接著在我的龜頭上溫溫柔柔的舔著,



郁蘋口交的技巧,雖然不能跟我女友小璇比,



但讓自己表妹口交,心理層面的衝擊,影響了我身體的感受,



我的快感,散部了全身,不自主地忘情嘶吼: [嗯,,,恩啊,,,郁蘋,,,好舒服啊!]



郁蘋聽了我的聲音,就像得到了鼓勵,張開了嘴,把我的大肉棒,整根含進去,



舌頭也不斷地在嘴裡翻攪著我的龜頭,



她手也沒閒著,左手把玩著我的蛋蛋,右手握著肉棒的底部,來回的搓弄,



[噢,老天,給自己表妹口交好舒服啊!郁蘋!]



[哥,很舒服噢?哈哈,有小璇姐幫你舔舒服嗎?]



郁蘋壞壞地嘴角上揚,這時我的性慾完全爆發,



一個起身迅速把她推到在床上,伸手摸著她的陰戶,



撥弄她的稀少的陰毛,來回揉著她的陰蒂,把她弄得渾身亂顫,



望著光溜溜有些羞澀的她,我早已等不及了,



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撫摸她的全身,接著緩緩把陽具對準她陰道口,用力向前一送,



[啊!哥!]



郁蘋小嘴一張,低弱的呻吟聲聲動人魂魄,我閒歇性地吻著她的小嘴唇,陽具不停前後抽動著,



郁蘋緊致的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雞巴,讓我感覺到她的陰道裡有一塊軟軟的東西在摩擦著我的龜頭,



頓時,喘息聲、呻吟聲、肏屄聲混在一起,響成一片,交織成一曲美妙的樂章。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哥,,,輕點!]



[啪啪啪,,,啪啪啪,,,]



[噢,,,噢!郁蘋!]



我反覆地深深地插著她的小穴,直到我倆在默默無語中,都達到高潮,



她沒有拒絕我把精液射入她的陰道裡,只在我射完後,輕打了我一下嬌嬌地說: [害我懷孕,我就跟我媽講!]



而我深深地喘著粗氣望著她說:[妳可要跟阿姨說我有好好照顧妳喔!弄得妳爽爽的!]



她小嘴一翹,淡淡一笑,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馬,拔槍又刺,



我倆又戰在一起,又一次巫山雲雨。







[03]









這個表妹表面上是我阿姨的女兒,也是同校的學妹,但實際上,她也是我的『小』女友,



何謂小女友呢?因為我還有個隔壁班同學的正牌女友——小璇。



我和郁蘋會有親密接觸的機會,最初是在她剛入學,對環境還不熟悉時,



那時,郁蘋抽籤抽中『後補』學校宿舍,最快還要等3到4個星期才能確定能不能補位,



所以阿姨拜託我先讓郁蘋有個可以住宿的地方就好——



於是,郁蘋就住進我的租屋處。





================================================================







當如此美麗動人的表妹住進我房間時,讓我對她產生無法克制的遐想慾望,



晚上在家時,她那單薄的衣著時常令我產生性幻想,



自從她住進來的第三天起,我便會利用洗澡時間幻想著郁蘋的模樣,



雙手塗了皂液,爽快地套弄陽具,直到一股股白精噴發。



那陣子,我冷落了自己女友,每天一下課就是回房間,目地只為了能多跟郁蘋相處,



為了可以多製造點吃郁蘋豆腐的機會,甚至還不惜和交往兩年的女友小璇吵架。



至於我和郁蘋為什麼會發生關係?



還記得那次我和郁蘋在房間嬉鬧,只是很正常的兄妹間的打鬧,房門被「碰」地一聲被推開,



小璇看見門後打鬧在一起的我和郁蘋,一雙秀眉不覺揚起。



正想偷吃豆腐的我陡受驚嚇倏快離開,連忙爬起,笑著向女友解釋:



[郁蘋說好像有東西在她身上爬,所以我就幫她看看。]



小璇斜睨著我,冷冷地問:[看到了什麼嗎?]



我擡眸正好迎上小璇一雙含怒的美眸,不禁閃避她的注視,低聲回答:[好像也沒什麼,,,]



見我態度心虛軟弱,小璇居高臨下,以學姐的高傲姿態,看著郁蘋問:



[妳今天怎麼有空在宿舍納涼,不用上課嗎?]



郁蘋只是低著頭答:[我們系上今天辦制服日舞會,一會兒就要出門了。]



語畢,郁蘋拿過包包草草收了幾樣化妝品還有衣櫃裡的高中制服就起身離開,



[小璇姐再見。]







[04]





小璇沒有回應,只是冷冷地目送她離開,她並不喜歡我這個同校的表妹,甚至討厭。



原因無他,只因郁蘋是個女人,美麗的女人,



漂亮的五官,白皙細嫩的肌膚,纖細而勻稱的手腳,



就算她是我表妹,但也是孤男寡女住在一起,這讓小璇十分不滿。



當郁蘋離開時,小璇略略思索地問我:[你剛跟妳表妹在做什麼?為什麼肩並肩坐一起?還很親密?]



我淡淡地答:[哪有做什麼,問功課啊!]



小璇又說:[她和我們又不同科系,她來找你問功課,好像找錯人了吧。]



我一楞,心知小璇對我產生了懷疑,但這種女人我應付得太多了,哪可能詞窮呢。



心念一轉就說:[雖然不同科系,總有一些共同的科目吧!更何況她是我表妹耶,我們還能怎樣?]



經過一番好說歹說,吻上她的鼻尖,輕輕地溫柔哄騙一番,小璇只好釋懷了。



那個下午,我挑逗著小璇,



交往兩年來,我往往能迅速地喚醒她內心深處的野性,



迅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也忙著除去她身上的衣物,更將她放倒在床上,



瘋狂的熱吻、愛撫,囓咬她的敏感處,很快地就進入了她,與她激情交歡。



常常我和小璇吵架我都如此解決,所謂床頭吵床尾合,



不過,這次比較不一樣的是——我肉體操著小璇,可心裡想的卻是表妹郁蘋。







================================================================







同一天晚上,約莫晚上九點鐘,我獨自一人在房間玩電腦,



突然房門外有人喊著: [有人在嗎?有人在嗎?]



我開了門,原來是郁蘋舞會結束回來了,可身旁多了兩位濃妝豔抹,身著高中校服的女同學攙扶著她,



[學長,郁蘋喝醉了,我們怕她發生危險,先送她回來了。] 扶著郁蘋的人說。



我:[謝謝妳們,交給我就好,妳們回家路上也小心。]



我向那兩位同學道謝之後,她們便離去了,由我獨自攙扶著郁蘋進房,



郁蘋打了個酒嗝,看來喝了不少,



[不要了,,,我不能喝酒,,,我不太會喝酒,,,我不要喝了學長,,,]



她的嘴裡喃喃地含糊說不清楚,看她這副樣子,已經是快要醉得神誌不清了。



看著懷裡的嬌人兒我有些心動了,一邊感受著她玲瓏有致的身子,



一邊心想著: [這樣的美女還好沒讓其他臭男人給佔了便宜。]



年輕氣盛的我,正值慾火旺盛時期,就算下午發洩過一次,性慾還是很強的,



撫摸著懷中嬌喘籲籲的郁蘋,我的理智和慾望開始互掐起來,



目光從下到上地掃視郁蘋的全身,又一次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最後還是慾望戰勝了理智。



於是,我把手機關機,防止等會女友打電話,



大起膽子,將嘴唇湊到郁蘋的耳邊,在她那圓潤的耳朵旁輕聲道:



[郁蘋!喝酒會熱,哥哥幫妳脫掉上衣會舒服點!]







[05]







郁蘋一聽臉色有點微變,嘴裡含糊道:[不,,,不用,,,我不熱,,,哥,,,我不熱,,,]



由於作賊心虛,明知道是在自己房間,我還是四處張望了一下,



確定沒人會發現我的獸行之後,



[啊!] 的一聲尖叫,郁蘋的上衣被我給扯開了,如同A片的情節一般,



郁蘋抱著自己白皙的胸部,臉上一副驚恐顫聲道:



[哥,,,哥,,,你,,,你要做什麼,,,不要,,,不要這樣!]



面對著郁蘋誘人的烔體,微隆起的乳房上有顆粉紅色的乳頭,



我做夢也沒想過它會在我眼前裸露呈現,



看她因酒醉而微紅的雙頰,我明白她將無力掙扎,索性把自己褲子都脫掉,讓硬挺的陰莖暴露在她面前,



見狀郁蘋伸手想阻擋我用陽具磨蹭她,卻不能避免地碰觸到我陰莖,讓我陽具漲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順勢,我抓著她的手握住我的雞巴,開始前後搓揉,



另外,我的手掌在她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郁蘋嬌嫩的觸感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



那種快感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被一個擁有血緣關係的女人打手槍的經驗,



心理的刺激遠遠大過於身體。



[哥,,,,,不行,,,,,,]



她似乎想說什麼又沒說,只是皺著眉閃躲著,



我慢慢地將她內褲往小腿的退去,希望可以清楚的看看她的私處,



郁蘋的陰毛微微捲起,不是很多,讓我可已看見完整的陰道,



她的私處若不用手去撥開,就只能看見一條細縫,



可見她的私處是那麼的不經人事,就好像是個孩子般。



看著看著,我嘴角一剎那泛起微微的笑意,我知道,經過這一個晚上,郁蘋就是我的女人了!



我要來細細品嘗這位長像甜美的少女表妹了!



深呼吸一口氣,望著郁蘋那活像無助羔羊的雙眼,我用舌頭在她的耳根留下一吻道:



[郁蘋,哥好想要,給哥一次好嗎?]



[哥,,,不行,,,不行,,,我們不行,,,]



她漲紅著臉,閉著眼睛似乎在強忍我給她的刺激,



我看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便大膽順著她臀部的曲線,用手從後方攻進她兩腿之間,



當我手指伸到她密縫裡時,她雙手抱住了我的肩膀,不斷輕輕呻吟了起來…



[啊,,,哥,,,不要啊,,,哥,,,嗯,,,嗯啊,,,]



在昏黃的吊燈下,我的性慾達到了最高峰,一手握著自己粗硬的器官,拚命地套弄,



一手拉扯著郁蘋就地躺下,雙手貪婪地滑動著她赤裸裸的肌膚,



撫摸著她白皙幼嫩的微乳,更分開郁蘋大腿用手指玩弄她的陰部,



她的陰毛並不多,陰唇也不肥厚,看起來就像微微隆起的一條裂縫,縫中經過我的撫摸已呈濕滑一片,



我知道這麼年輕的女子不能太過急噪,



我要做的並不是泯滅人性的強姦,我要的是讓郁蘋享受強姦,



所以,我輕輕的先用手指開路,當我中指插進她陰道時,她背部整個弓了起來,



慢慢地我用中指抽插了一會兒,便拼起兩指,用兩根指頭插進她陰道,等她適應了我又換成三根手指插進去,



[嗯啊,,,哥,,,嗯啊,,,哥,,,嗯,,,嗯啊,,,]



就這樣,郁蘋呻吟的內容漸漸由抗拒轉換成非抗拒,不斷地呻吟著,



當我的陽具抵上她穴口時,我慢慢試著用龜頭在陰道口上劃圈圈,她唉叫了一聲卻沒反對,



我知道可以進去了,三根手指已經把她的陰道擴張到能適應的地步了,



我全身靠上她的雙腿,用硬挺火燙的龜頭擠開她的陰道口,看她側著臉微張著可愛的小嘴喘氣著,



我輕輕吻了上去,她閉著眼睛默默接受我的親吻,等我用舌頭頂開她的牙齒開始跟她深吻時,



腰部一用力,我粗大的龜頭全擠了進去,她又唉了一聲,全身顛抖起來,





[06]





[噢!好爽啊!郁蘋!夾的哥好爽啊!]



我慢慢使力一寸一寸,退出一點再插進一點,直到整根陽具都插入郁蘋緊窄的陰道裡,



一邊跟她熱吻,一邊享受著她那緊窒的快感,



小腹一下下衝撞著她的雙腿,她閉著眼睛承受著一波波的快感,淫水就在抽插中不斷湧了出來,



慾望迫使我愈插愈快,郁蘋的呻吟也愈來愈大聲,她躺著不斷扭動,



這樣插了快十分鐘,她陰部開始主動向我撞來,配合起我的陰莖抽插,



過一會兒她忽然大聲呻吟著,陰道不斷收縮,抱住我的肩膀不斷扭動著,我知道她已經到了第一次,



我趕忙強忍住射精的感覺,插在裡頭不動讓她休息一陣子,拿起毛巾幫她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約莫3分鐘,我看她休息夠了,便開始下一波攻勢,兩手伸到後面抱住她屁股,擡起放下這樣的抽插起來。



這種姿勢整個正面都被摩擦到,對女人來說是最舒服的。



果然不到五分鐘郁蘋又在我懷裡洩了出來,這一次她一口咬上了我的肩膀,



兩個渾身汗水的肉體就這麼交纏扭動著。



這回,等郁蘋洩完我不讓她休息,我要她趴伏在地上,兩腿無力地掛在一旁,



再一次我插了進去,一邊抽插著一邊問她:[郁蘋,妳洩了幾次?舒不舒服?]



[嗯,,,嗯,,,舒服,,,] 她喘著回答。



[哥的陽具大不大?滿不滿意?] 我繼續問著她。



似乎這樣淫穢的言語伴隨著抽插對女人的刺激更大,



她開始顛抖起來,[嗯,,,嗯啊,,,嗯啊,,,哥,,,嗯,,,嗯啊!]



[郁蘋,哥以後常常幹妳,,,讓妳,,,常常洩身好不好?]



這次她沒回答,只是不斷喘息呻吟著點頭。



我知道今天要把握機會好好玩她,開始一邊用力的幹她,一邊用手指插入她的屁眼,



一根然後是兩根,她呻吟著承受我的攻擊,粗大的陽具在她陰道裡不斷來回摩擦,



兩根手指同時在直腸裡穿梭,從未承受過的刺激讓她幾乎馬上又洩了出來,



就在她快要瘋狂的頂點,我忽然抽出濕滑的陽具,用兩手分開她的屁股,



拿出平常肛交我女友小璇用的潤滑劑,抹了些在郁蘋的屁眼,接著用力頂了上去,



她唉叫了出來: [不要!不要玩,,,不要玩那裡,,,]



我不理會她兩手牢牢固定住她的屁股,粗大硬挺的陰莖開始插了進去,



龜頭突穿過她的肛門口時,她叫了一聲「好痛…」開始掙扎起來,



可是一個剛洩過兩次的女人怎麼敵得過一個性慾高漲的男人,



我死命的往裡插直到整根陽具都消失在她屁眼裡,說實話,其實有點不舒服,



可是心理上的因素卻讓我差點馬上就射在裡面,



郁蘋不斷哀號著 [哥,好痛…求你…不要…],



我靜靜插在裡頭動也不動,不單單是為了減輕她的痛楚,同時也在等我射精的慾念退去。



順便兩手伸到前面去玩弄她的乳頭和陰蒂,直到她的哀號慢慢轉變成輕喘。







[07]







我知道這是她第一次被人肛交,那種緊密的感覺真的和陰道不一樣,



她滿身大汗忍痛承受著,我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愈來愈深入,



終於積壓的精液全部射進她的直腸裡,



在那一剎那,我感覺到一種不曾有過的興奮,



對我來說,這不單單是一次刺激的性行為,還是我頭一次亂倫,頭一次佔有、開苞自己表妹「屁眼」的里程碑。



當我陽具退出以後,郁蘋眼角紅透,晶瑩的淚光在眼眶內滾滾轉動,



淒淒然地看了我好一會兒,大概真的累壞了,



[郁蘋,舒服嗎?] 我含情默默,撫摸著她的頭髮問,



而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用被子蓋住赤裸的身軀,雙手掩著略微蒼白的臉,就這麼睡著了。



經過郁蘋滋潤以後,我帶著輕鬆的步伐來到浴室,



呼~長吐一口氣,偷情後的午夜,感覺實在太好,



這個時候我已經暗暗下定主意,要讓郁蘋成為我的性奴,



畢竟玩具還是新鮮的比較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