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萝莉公寓】(12续)【作者:堪弁戏】
【萝莉公寓】(12续)【作者:堪弁戏】
字数:96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呃……哥哥,这样真的没问题了吧?」

  「没问题啦!宜静不要担心了,毕竟…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在我们把厕所喷得湿答答,再把所有的卫生纸用尽之后,终於恢复了原本的清洁……除了地上还是湿得会摔死人以及垃圾桶被塞得爆满之外,但已经是最理想的状况了,至少看不出有人在此疯狂做爱的痕迹。

  只要清洁人员不把卫生纸拿去化验的话……「ok~~我们走吧!」

  在我和宜静讨论厕所清洁的完成度时,悦真正从门缝探出头张望,确保我和两位少女一同走出厕所的瞬间不会被人逮个正着。

  毕竟…刚刚是有点忘情了,特别是宜静。

  在我们鱼贯溜出厕所之后,才刚回到卖场悦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柏傑,是你啊!怎么了?什么,我早上不是传过去了吗?做不出来?叫陈教授来听……什么他今天去开会。你们明天要交关我什么事啊?!我不管,你们要延毕就延毕。喂~~~不要哭啦!都要拿博士的人,丢不丢脸啊?啊~好啦好啦!我在美天华百货C栋门口,找个有车的人过来载我,顺便帮我载东西回去!十分钟后没看到人,你们就自己为毕业努力吧!」

  悦真好像是被磨得受不了,最后一句话说完就瞬间挂电话。

  「研究室打来的?」

  我看着悦真郁悉的脸,小心的问。

  「是啊!明明早上就把数据都给他们了,只是照着程度进行对照,竟然可以搞出个完全不一样的成果,不知道他们书读到哪去了!一个一个都像机器一样,看了书也只会背,连个变通的能力都没有。宜静我跟你说,以后千万不要读首府大学,会变笨蛋的。」

  被打断约会行程的悦真,气忿难平的抱怨起国内最高学府。

  「但是……我妈妈说能考上那里,就是对她最大的报答了耶!」

  在这方面一向以悦真马首是瞻的宜静,以母亲为优先的提出反对意见。
  「我去跟阿姨说,读这种学校有什么好的!」

  悦真仍不改她鄙视国内最高学府的傲气,完全没想到这个都不能读的话,国内就没大学可选了。

  「喔……我知道了。」

  宜静乖巧的点头,支持了否决一流学府的论调。

  我说,你也好歹有一点自己的看法……算了,这小妮子要真有点自己的看法,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吧?在我看着这两个理应和大学完全无关的女孩,左一言右一句的批评我完全没机会就读的学校,一边往大门前进。

  在我们快踏出门口时,远远就看到一台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路边,一个警察正对车旁穿着白色实验长袍人开单。

  嗯……年纪看来和我差不多,长相……可能宅我十倍有吧!比全盛肥宅时的我还要像肥宅的真不多见,不过凭着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即使是正在被开单的窘境,仍是吸引不少女性频频回头。

  「啊~~~我的小公主,你终於来了!呜哇~~~」

  接过罚单的肥宅……不是,是准博士柏傑挥舞着手中的罚单跑来。

  然后被悦真一脚踢中膝盖,漂亮的跪地。

  看得出来家教严谨,以膝盖为直角的姿势堪称满分。

  「说了多少次,谁准你那样叫的~」

  悦真由上往下直射的鄙夷的眼神,和玉洁有九成像。

  不过,眼神中没有玉洁那闪闪发亮的兴奋,只有一片灰色的死寂。

  「上次乐成叫你女王就被揍了,想说你会比较喜欢这样……对不起,我可以起来了吗?」

  柏傑正解释着,就被悦真燃起怒火的眼神把话逼了回去。

  加上自己在公开场合对国中女生长跪这件事,也让他不太自在。

  但站起来前还是不忘请示一下小祖宗,看来真的有很大的毕业危机呢!「快起来吧!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在这种地方跪着不起来,真亏你好意思……快把东西拿一拿,回研究室处理完我要赶快走了。」

  悦真正眼也不看他一下,指了一下我满手的衣服,迳自往车子方向走去。
  柏傑将我手中的东西抱了满怀,向我和宜静点了点头。

  转身往车子的方向跑去,看他那笨拙的动作,我和宜静默默的跟在他背后,准备为可能发生的惨剧收尾。

  很神奇的,那个随时会跌倒把东西撒落一地的姿势,仍让他平安抵达十公尺远的车旁。

  不过迎接他的不是奖励,而是悦真抱怨他的笨拙和小腿踢击。

  「老师……对不起喔!」

  宜静莫名的向悦真道歉。

  「没关系啦!以后我还有的是可以和哥哥玩的机会,今天就便宜你喽!要好好加油喔!晚一点再去你家吃饭,掰掰~」

  悦真眨了一下眼,坐上满脸心急的柏伟副驾座扬长而去。

  「哥哥……走吧?」

  「喔……喔好~~走吧…」

  「……」

  「……」

  「哥哥不高兴了?」

  「……有吗?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吃醋了?」

  「……没有」

  「停太久了喔……」

  我停下脚步:「好吧!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不过……还好啦!那是悦真的工作之一,能帮助人家也是很好的。」

  「但是哥哥吃醋了对吧?」

  「你又知道了……」

  「女生的直觉是很准的喔!而且吃这种最没有意义的醋,样子是很明显的呢!」
  宜静面向我倒退着走,带着我从未见过出现在她表情上的微笑。

  「先不说我吃醋这件事,怎么说是没有意义的醋?」

  我转开这个讨论我内心异样感觉的话题。

  「因为老师是最不可能背叛哥哥的人喔!」

  宜静看着我的表情温柔如水,像是看着自己守护的宝物。

  「我知道,毕竟……她也努力了这么多呢!」

  我看着不远处的游乐园入口,想着悦真的付出。

  「所以小小吃醋一下是无所谓的,不可以一直挂在心上喔!」

  宜静走在我身边,侧着头看我,像个人生前辈一样的提醒。

  「你今天是不是有哪里不一样?」

  我也侧过头盯着她,对她从悦真离开之后的不正常发言提出疑问,平常大概也都一声不吭的吧!「老师约我今天出来之前,也跟我聊了很多呢!包括最近的课业、家里的状况、人生的规画…等等」

  宜静被我突然直视的眼神逼得有点慌乱,回头看着前方游乐园的入口说着。
  「所以?」

  「所以哥哥你该去买票喽!」

  「什么啊……」

  虽然不甘心被她逃过,但是都站在游乐园门口了,再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呢!买了票和宜静进了园区「哥哥快走吧!我要去鬼屋、旋转木马和碰碰车~~~」
  宜静拿着售票处的园区简介,回头催促着我。

  看着活泼开心的她,有点不习惯、有点不正常、有点像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虽然对她在门口回避的话题耿耿於怀,但是看着她在鬼屋尖叫、在碰碰车上大吼和旋转木马上大笑的表情,我也先放下了压在心上的思绪。

  「呼~~~好想来一次呢!」

  从旋转木马下来宜静,带着满意的笑容。

  「之前没有机会来吧?」

  以她家以前的状况,是不太可能。

  「是啊~~谢谢哥哥,满足了我最大的愿望」

  「这样子就好了吗?」

  「啊~~还有最后一件事,我想去那个」

  宜静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

  「嗯」……「那里是我家耶!」

  「是啊~~」

  「那边是哥哥的公寓吧!」

  「嗯……不是,再旁边一点,在那个大楼的对面。」

  随着摩天轮升起,宜静也亢奋起来,贴着玻璃搜寻她所知道的地点。

  看着她的侧脸,实在想不出这种天真的笑容之下,能有怎样的痛苦。

  「我说……」

  「嗯?怎么了,哥哥」

  「你为什么会愿意和我在一起……让我做那些事?」

  「呵呵,还是要回答呢!」

  宜静笑了一下。

  「嗯……哥哥知道我怎么和老师认识的吗?」

  宜静停止了微笑,平淡的表情……像是第一天来到公寓时的样子。

  「悦真说是一个帮助清贫家庭的读书计画」

  「是读书计画啦!不过不是帮助清贫家庭,是自杀未遂喔!」

  「为…为什么?」

  没有想过的现实,冲击得我语无伦次。

  「从小啊…就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离开我们,每次问到这个妈妈就泪流满面,久了也就不问了。总之,被叫做没有爸爸的小孩被欺负也是习以为常了呢!反正关在家里面,尽量不要出门,也就不会被附近的小孩遇到。但是上学之后,还是逃不了呢!」

  宜静没有在意我刚刚的愚蠢提问,慢慢的把她的过去摊在我面前。

  「每天下课时间被泼水、丢课本什么的,好像是每天例行事项。长得像男生和女生没有共同的话题,和男生也玩不来,再加上功课不好,大家似乎更理所当然的欺负我。虽然老师也曾想找我妈妈谈,但是妈妈每天忙得很,我也不想再让她担心。老师多次劝阻无效,好像也放弃了呢!」

  宜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种自虐式的笑容。

  「所以…虽然知道妈妈会伤心,但是每天每天都这样,我真的受不了了。在小五升小六的暑假,我把妈妈床头的药都吃光了。听说吃了之后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死掉了呢!」

  「是安眠药吧?」

  「是啊!之后悦真老师才说,是妈妈压力太大,就算下了班也有睡不着的时候,才会有安眠药。那次吃了二十颗吧?如果不是妈妈那天丢了工作提早回家,说不定真的就死掉了呢!呼~~」

  宜静完完整整的说完之后,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想要这样和哥哥在一起呢?和悦真老师认识之后,她很努力的陪我、教我功课呢!每天都像太阳一样,带着温暖的微笑。像个邻家大姊姊,完全不知道是那么厉害的天才喔!不过某天开始,她笑得好开心,每个礼拜在说哥哥的事情。那时候有点嫉妬呢!」

  宜静想到那时候的心情,不由得笑了一下。

  「在那时候我也问了哥哥的事,老师告诉了我好多事:哥哥的温柔、哥哥的坚强,一直以来老师对哥哥的向往,我想能让老师期待的,一定是很好的人吧?
  所以我也对哥哥有兴趣了起来,如果是那么温柔的人,应该会接受我吧?一个没有女孩子样,什么专长都没有的人「

  宜静低着头,想起那段被同侪排挤,没有信心的日子。

  「不过……」

  宜静抬起头:「哥哥真的是个好人呢!有天才的老师、温柔的可心、漂亮的玉洁和活泼的语彤;就算是有好多厉害的女孩子在身边,但是对我还是很好……
  没有讨厌我…「

  宜静笑靥如花,并着在她身后的夕阳,耀眼得让我不能直视。

  「而且,在遇到哥哥之后,果然都是好事呢!功课越来越进步、妈妈的工作也很稳定、有好多的朋友……所以,给我一个安心的地方,让我可以不用害怕的活下去。这样的话,哥哥不管要做什么都可以的喔!」

  宜静离开我对面的坐位,跪着将双手放在我的膝盖上。

  「要你不离开我也可以?」

  我看着像小狗似的宜静。

  「可以……不过…本来就不会嘛!」

  「叫我主人也可以?」

  「本来就叫了喔~主人~~」

  「要你现在脱光也可以?」

  「………会被看光的」

  「不会喔!我们是在天上,不会有人看到的」

  「其他车厢的人会看到……」

  「不会看到的,脱掉吧!」

  「但是……」

  「脱掉」

  在我板起脸不给任何议价空间之后,宜静才顺从的把身上的洋装、内裤、袜子和鞋子全扔在地上,满脸通红的东张西望。

  虽然是要她脱掉,不过我没说连鞋子袜子都不留啊!而且…站得直直的,连遮一下的动作都没有。

  我该说是太遵从指令,还是你自己也兴緻沖沖?「主人……」

  相对於公然曝露,我紧盯着她的炽热目光好像更让她难受。

  也不能怪我如此紧盯着她,自从来到公寓给可心各式正餐、点心喂养之后,身体各部位也渐渐有肉了些。

  胸前已经看不出排骨,本来就排名第二的胸部在营养充足之后,看来也凌驾於悦真之上。

  虽然还没有到显着隆起的程度,但是76C应该是有的。

  将来再发育完整,说不定也会有一对足以自傲的美乳吧?到现在下体仍然光洁无瑕,不禁怀疑那里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出现浓密的森林。

  被多次进出过的小穴,从外观看起来仍是紧密的一线穴口,不得不归功於宜静的勤於运动(当然是下体方面的)。

  「来……自己坐上来,快点喔!不然等一下摩天轮结束了,你就要光溜溜的走出去了呢!」

  我看着已经转过最高点的我们。

  「是……」

  宜静慌乱的把我的肉棒掏出,努力的套弄使它达到巅峰。

  大概有点怕真的会公开曝露的丑态,将肉棒对准小穴后就用力一坐。

  「呜噢~~~」

  整支吞入的感觉,让公然全裸的宜静得到了超乎平常的快感。

  全身紧绷和不断蠕动着的小穴,都泄露了开战前主帅就投降了的讯息。
  「快点喔!已经4/3了,再不快点让我出来,不只光溜溜的,还要让大家看你被我干喔!」

  我刺激着快感中的宜静。

  「呜~~不…不要……」

  虽然那样刺激的情境让宜静快感略增,但对於刚高潮小穴来说,实在是舒服和痛苦并存的矛盾感受。

  在下体传来的不知是抗议还是索求的刺激感中,为了避免公然裸露变成公然性交,宜静还是努力的套弄起屹立不摇的肉棒。

  「咿……嗯……主人……主人……请给我精……液……」

  顶着下体的刺激,努力加快速度的宜静,还不忘用言语希望刺激我早点结束这新体验的性交。

  「小变态,你今天好像特别兴奋呢!是喜欢让大家看吗?」

  我跟着宜静的律动轻拍她的屁股,并感受着与平常不同的紧缚膣穴。

  「没……没有……」

  避无可避的宜静正面接受我的羞辱,更加努力的希望穴中的肉棒喷出庆祝终结的白色烟花。

  「真的喔!比平常都紧,是因为上面那个车厢的男生在看你吗?」

  其实我并没有看到上方的车厢是不是有人在注意。

  「不是……真的……不是……」

  宜静的小穴在我的刺激之下,又紧了几分,让她更加费力的才能维持高速的套弄。

  「又变紧了,看来你很想要被他插小穴吧?真是淫荡呢~~在被主人插还想着别人的肉棒」

  我用力揉捏宜静的屁股表示惩罚。

  「没有……我不要给别人插小穴」

  心里受到时间压力和淫荡的指责,让努力把自己当个自慰杯的宜静眼角都泛出了泪光,但是小穴里却涌出数倍於泪水的淫液。

  「那……就给他插屁股好了……」

  「咦~~~不要……啊……啊啊~~~」

  宜静还来不及对我的指示反应,就被我两指插入菊穴用力抽插起来。

  「看来给他插屁股真的对了呢!宜静也变得更舒服喔!」

  因为后庭被插入,而小穴同时受到了压迫,带着肉棒极大的舒爽。

  「啊~~啊啊~~啊~~~~~」

  同时被两穴插入的宜静,只能努力维持着女上摇动的姿态,剩下的心力都拿去应付下身的快感了。

  「啪!」

  我空下的右手,用力打在宜静的俏臀上,不用低头确认我都知道那略嫌瘦小的臀部浮现鲜红的五指印。

  「呜……」

  宜静的动作停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快感还是疼痛。

  没关系,我想她现在应该也分不出来了。

  「只顾着舒服,都不会谢谢主人了吗?淫荡的变态!」

  「谢…谢谢主人,我会努力,让主人射出来。」

  「嗯……既然你这么舒服,那下面那个一直在偷窥我们的阿伯也让他来玩你好了。」

  「咦~~不要……」

  啪~~啪~~~啪~~「你说什么?」

  「主人高兴就好……」

  「那让他玩你的胸部吧!」

  「是……请…请享用淫荡奴婢的胸部」

  在这种角色扮演的情境之下,宜静也配合的挺起胸部让我吸吮,脑海里浮现的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和三个男人交欢的场景。

  不过,这样堵住我的嘴,倒是让她免於之后遭到更惨烈的多人凌辱设定。
  「主人……主人……求求你…赐给我精液吧……奴婢、奴婢真的不行了……」
  宜静鼓起最后的力气,将套弄的速度逼上巅峰。

  我也不再坚持,轻咬住宜静的乳头。

  右手紧抓俏臀,在最后一刻把她紧紧向我的肉棒压进。

  「呃~~~~~啊~~~啊~~~~~~~啊~~~~」

  宜静仰着头,接受我的全方面催残,和我一起射出满满的精华,把她的小穴再度弄得一塌糊涂。

  「每天都这样……不知道糖果的效力会不会不够啊?」

  看着还插着肉棒的小穴口,过多的精液被挤出流至肉棒根部。

  想到今天两次把宜静射得子宫满溢,让我不禁担忧起避孕糖果的效力。
  啊~~要快点帮宜静穿衣服,不然真的要让大家欣赏我们做爱的实况了。
  ……「欢迎搭乘摩天轮」

  为我们开门的工作人员,看着我背着熟睡的宜静,对我露出亲切的微笑。
  看起来,应该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吧?在妹妹玩到累得睡着后,还背着她离开。

  毕竟我善后工作做得还算不错,只是宜静的脸色不正常的泛红、头发凌乱、洋装没釦好而已。

  至於鞋子没穿在脚上,而是被我提着,那是时间不足的关系。

  而袜子不见了是因为凌了半天淫水的内裤,实在没办法再负担阻止大量淫水和精液滴落地面,只好把袜子当护垫般的塞在内裤里。

  不然背着宜静从摩天轮下来,沿途还滴落着不明混浊液体,想不被警察拦下来都难了。

  「好喽!宜静可以醒来了」

  我背着宜静走到较为僻静的角落,在一张长椅上把她放下来。

  「嗯~~」

  解除装睡模式的宜静,还带着慵懒的神情。

  「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

  对我的问话,宜静好像还没有醒来似的。

  「就……和我在一起的事,好像…很容易变得越来越变态呢!」

  和往常一样,总是在宜静身上发泄各种妄想和暴行之后,才在圣人模式时对自己感到羞耻。

  「啧~~哥哥果然很钻牛角尖呢!」

  宜静调整了一下坐姿,看起来是把「护垫」

  调到定位,我在她旁边坐下,等候她整理完毕。

  「其实啊!那个时候会自杀,还有另一个原因呢……」

  「什么原因?」

  「XX学XX年级……有一晚上,我偷看到妈妈在用按摩棒。隔天回家之后,就偷偷拿来用…然后……就好像被它控制了。每天都会想要……之后,就不能只在外面,还插进去了。虽然流了血痛得要命,但以后就习惯了……」

  呃…真是个潜能无限的女孩呢!还是国中生,在没人引导的情况下,能自己做到这种地步,不能不说是天生神力呢!「直到有一天,我听到附近的阿姨在聊天,说用那个东西的人都很淫荡、很髒……那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就偷偷找了按摩棒的目录,撕下来问妈妈。然后……就被骂了…」

  虽然文倩姊自己也有需要,但XX学的女儿来问这种事,也是不太好反应的吧?只是没想到对自己的女儿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从那之后,我一直很想停止。但是越克制自己,就越停不了。渐渐的也戴着它在附近晃一晃,幻想一些下流的事情。然后就越来越觉得自己很糟糕……直到那件事之后,遇到悦真老师。她不但陪着我,教我功课。在发现我的兴趣时,也没有嫌弃我。反而买了一大堆玩具,说是喜欢看我用的反应,但是是想满足我吧?」

  宜静回忆着,脸上漾起幸福的红晕。

  不过,我觉得她喜欢看你用那些东西,应该是真的。

  「再来就是遇到哥哥和大家喽!知道我是那种人,也没有差别的对待我……所以~我会一直留在哥哥身边的喔!哥哥,我真的喜欢你~」

  嘴脣上的吻,没有情欲、轻轻的。

  却流动着甜腻到不行的爱意。

  「我也喜欢你」

  我轻拥她入怀,在她耳边说道。

  「应该还有喜欢很多人吧?」

  「可以不要在这时候破坏气氛吗?」

  「呵呵~~走吧!我们回家」

  宜静一旋身,带起一片裙花。

  「嗯~不然太晚了,悦真会生气的」

  我让宜静挽着,朝她家的方向走去。

  ……转进宜静家的小巷子时,在低矮的平房门口,有个身影蹲在那儿。
  桌游店在文倩姊的掌持下收益月增,网路贩售的部分也颇有起色。

  大部分的收益都归入店里和员工分红,文倩姊也分了不少钱,但还是没搬离这小屋的计画。

  「哥哥!宜静!太慢了!」

  我们走近时,黑影突然站起。

  听似严厉的言词中,藏着满满的笑意。

  「老师,你好快就回来了!」

  宜静听出悦真的声音,惊讶的回道。

  「呵呵~~那种小事情,一下子就解决啦!搞不懂他们一直觉得样本要定在那种温度的原因是什么?真是……一群被教科书教坏的大人。」

  悦真叨絮着对研究生的不满。

  「话说……你说了吗?」

  刚发泄完工作上的不满,悦真就拉着宜静小声问道。

  「嗯…」

  宜静小小声的点头。

  「哥哥怎么说」

  悦真问。

  「他也喜欢我」

  宜静脸红低头道。

  「太好了,我就说,哥哥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悦真开心的抱着宜静,边向我眨眼。

  我说啊!你们要不躲去屋里说,不然就大声点。

  这种想要说悄悄话又让我听得一清二楚的状态,实在很尴尬啊!「你要的东西我买来了喔!」

  终於放开宜静的悦真,指着旁边的大个大袋子。

  「谢谢老师,不过……这样真的好吗?今天你和哥哥难得可以约会……」
  宜静看着地上的食材。

  「嗯嗯~你不是练习很久了吗?而且我也喜欢吃宜静煮的菜喔!不然你问哥哥~~」

  悦真直接把球丢给我。

  「嗯~~我也很期待喔!」

  我提起所有的袋子,回应悦真和宜静的期待。

  「嗯~~谢谢」

  好像稍微放心的宜静,开了家门。

  屋里一片漆黑,宜静却一点也不受影响,一路往屋里冲:「哥哥等一下,我先开灯~~」

  随着宜静的声音飘荡,两、三盏昏黄的小灯泡也跟着亮起。

  不足把屋内的东西照得一清二楚,但至少路还看得出来。

  我提着东西进入厨房,宜静正换上围裙。

  我打开袋子,准备把东西拿出来做前置处理。

  「哥哥~~不用了,你出去陪老师吧!」

  穿好围裙的宜静用双手把我推出厨房。

  「但是…你身体没问题吗?」

  想到今天多次的剧烈运动,加上刚刚回家的路上有些腿软的宜静,心里多少觉得愧疚。

  「没关系的喔!今天不是说了要陪姊姊的吗?快去吧!你们的晚餐就交给我吧!」

  如果说能为喜欢的人做菜是一种幸福,那宜静现在的表情应该就是幸福了──为我和悦真做菜,不知道有没有双倍的幸福呢?「好…好…那就拜託你啰!」
  想到悦真今天的牺牲,我也只好欣然接受宜静的好意。

  回到客厅兼饭厅的小空间,悦真已经点起了好几支蜡烛,以弥补灯光的不足。
  「哒啦!烛光晚餐佈置完成!!」

  悦真开心的向我展示「很漂亮喔!没想到除了研究之外,你也有做得来的事呢!」

  我由衷的讚歎眼前的奇蹟时,胸口已经中了一颗飞射而来的圆柱形蜡烛,最近她好像在各方面都有进步了。

  之前可是连夜市五公尺不到的丢沙包游戏都可以砸到老闆脸上的人啊!「哥哥怎么了?很痛吗?」

  看着双眼泛泪的我,悦真有点紧张的问道。

  「不,我只是因为妹妹的成长,太感动了!呜……」

  我抱着悦真泪流不止。

  「呜哇!哥哥你突然怎么了?平常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好噁心…快放开我啦!宜静就在里面耶!」

  悦真扭动着想从我身上逃开。

  「真的……谢谢你,我好色、又怯弱,也没什么能力。如果不是你搞不好……不,一定会出事的。对不起…我真是个没有用的哥哥……」

  回想起可心的温柔、语彤的依赖、玉洁的寄託、宜静的信赖和悦真无所求的支持。

  而我享受大家的付出,却连养活大家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悦真介绍了文倩姊又拟定了营业计画,说不定桌游店也没什么起色。
  我能为大家做什么?往后的日子,真能给大家依靠吗?想到这里,我不禁为了未来的恐惧以及现在拥有的巨大幸福,而泪流不止。

  悦真温柔的抱着我的头,让我像个小孩子般发泄完我的不安后才开口。
  「没这回事的喔!哥哥在保护玉洁的时候、在搬东西整理大家的补习班的时候、在聆听可心的不安和陪伴宜静的苦恼,除了满足语彤旺盛的性欲还要陪她玩……哈哈」

  悦真貌似想到女体盛当天,我最后硬上了她的后庭而即将精尽人亡的时候,还被拉着玩三盘大富翁的情景。

  那开怀的笑容,像极了记忆中的何妈妈。

  「还有日常生活中,对我的照顾。哥哥煮的东西真的很好吃喔!」

  「骗人!你吃得时候都一边在做实验,根本没有吃出味道吧?」

  没想到我这个时候还能吐槽。

  「嘿嘿~~被发现了~」

  悦真吐了吐舌头:「但是只要是哥哥做的,一定很好吃!所以大家是因为哥哥才在这里的。毫无疑问喔!」

  悦真再次对我肯定这一点,摸着我的头:「未来的事,我可不敢为大家保证。但我会在的喔!我会是哥哥的最初,也一定会走到哥哥的最后。所以…也不要担心呢!哥哥不足的部分,我会为你补上。我不只是你的妹妹、老婆、公主和奴隶,也是你的半身,我会努力实现一切,就算一切都失败了。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的喔!」
  「谢……」

  我仰望纯洁如圣母的悦真,感谢的话刚出口,就被她的食指阻挡。

  「不用说,我不是为了这个喔!我和哥哥是一体的。所以……请开心一点吧!只要哥哥每天都很开心,我也会一直都很幸福的喔!」

  「嗯~~」

  我点点头,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但我想该是和大叔这个身份并不相称的笑中带泪吧?「啊~~」

  身后传来盘子碰撞的声音和宜静的轻声惊呼。

  「呵呵~~对不起,让你看到奇怪的画面了!」

  我讪讪笑着,从悦真身边离开。

  「不~~是很漂亮的画面喔!」

  宜静笑把菜肴摆上桌。

  展开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只有我们三人的烛光晚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