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任玲】(07-08)【作者:玉子丰】
【母亲任玲】(07-08)【作者:玉子丰】
字数:69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7~8

  从发现母亲和表哥亲密的搂在一起睡觉以后,我就开始讨厌表哥,讨厌大姨一家子。但我的讨厌并不能影响什么,母亲在表哥面前依然是个听话的女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没有丝毫尊严。

  过完年表哥没接着来市里打工,毕竟打工不是长久之计,大姨想让表哥找份能长久安稳的工作,最好是能进我父母所在的国企。父亲这时正科的级别已经稳定,花点钱把表哥弄进厂子里不算是什么难事,也就应承下来了,完全没有想到他这是在引狼入室。后来父亲找了几次熟人,给表哥弄了个技校委培的名额。只要表哥在那技校里上两年学,出来就是正式职工了。

  所以表哥一直在农村呆着,这期间都是母亲主动送上门给他泄欲,一直到9月技校开学才再一次走进了我家,开始了母亲另一段淫乱不堪的生活。

  开学以后表哥并没有住校,所有人都知道技校里很乱,更别说这种委培技校了。基本上都是花钱找关系进去的,都很能惹事,天天打架斗殴的。大姨非常担心,严令表哥不准住校,让他在我家住着,既离得近,生活上也更舒服。父亲也知道技校有多乱,出于长辈的关心,也让表哥住我家。母亲没理由反对,也不敢反对。只是心里更加觉得父亲窝囊了,老婆都被外甥干了无数次了还丝毫不知情,现在还主动热情的邀请外甥来家住…这时的母亲其实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不太在乎和父亲的婚姻了。

  表哥一开始听说技校里的生活自由惬意,男女天天胡搞乱搞,还挺想试试住校的。但开学以后发现没班上没一个能看上眼的女人,直接就放弃住校签了走读协议,来我家住着了。当我知道表哥上学要住我家之后,本来已经快要忘掉的画面又浮现出了脑海,让我不由得有些恐慌。

  第二天母亲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父亲也提前回了家,全家人一起欢迎表哥今后的常住。表哥很懂事的不停感谢着,看不出出丝毫异样。母亲也是表现的端庄热情,完全是长辈照顾晚辈的亲热模样。父亲告诫了表哥几句,没吃完就接了电话出去应酬了。

  父亲刚出门,表哥就毫不客气的坐上了他的位置,坐在母亲旁边,一手拿着筷子,一手在桌下抚摸着母亲长裙下光滑细腻的大腿。母亲当着我的面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没有吭声,任由表哥把玩着她的美腿。没一会表哥就顺着摸到了母亲私处,隔着内裤撩拨着鼓起来的肥软阴唇。母亲脸色开始泛红,身子不自然的轻轻扭动。直到表哥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母亲再也坐不住了,说了句你们多吃点就红着脸离开了餐桌,走路有点风情万种的味道。

  表哥立马扔下筷子,跟在在母亲摇曳的步伐后面进了厨房,顺手关上了门。
  【海峰,别这样,小斌他就在客厅吃饭呢。】厨房里,母亲欲拒还迎,凹凸有致的身子像水蛇一样在表哥怀里扭动。

  表哥喘着粗气,眼睛闪动着最原始欲望,尽情揉捏着母亲丰润的乳房说:【怕啥,关上门他又进不来的,小孩子懂个屁啊。】

  【可是…】母亲还在故作矜持。

  【别可是了,快半个月没搞过了,你不想要啊?】

  母亲也是压抑不住身体的躁动,颤声说:【那你快点…】

  【唔…】母亲坐在厨台上,身体后仰,长裙胡乱的卷在腰间,两条雪白光滑的美腿用力圈着表哥屁股,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反撑在厨台上,感受着阴道里充实有力的撞击,断断续续的娇喘着:【嗯…海峰…开…开油烟机…我快受不了了…啊…】

  表哥也觉得我妈声音真的有些偏大了,顺手打开了油烟机。这下母亲不在压抑自己,很快就尽情呻吟着高潮了。表哥又冲刺了几十下之后,心满意足的射进了母亲的蜜穴。

  母亲从厨房出来时已是眉目含情,面若桃花,全身散发着女人慵懒的妩媚。优雅的步伐,举手投足间的风情,连我看的下面都可耻的硬了起来,赶忙心虚的逃回了房间。

  母亲还不知道我内心的龌蹉,看我慌乱地离开心里有些异样,裁思了一会被表哥从后面搂住,粗糙的手掌隔着衣服在她奶子上大力揉捏着问:【骚货,想什么呢?】

  【要死啊,你小点声。】

  【怕什么,姨夫又不在家。】

  【谁怕那个木头了,我现在是怕小斌。】

  【小屁孩一个你怕他干什么。】

  【小斌也不小了,都13了。】母亲眉头紧皱。

  【放心吧,还能反了他不成。】

  【我们尽量还是避着点吧。】母亲明显还是很担忧,见表哥满不在乎的表情,只得使出自己最后的杀手锏,柔荑轻轻摩挲着表哥裤裆的隆起,妩媚地对着他娇嗔:【求求你了,好不好嘛…我的好外甥…】

  母亲风骚的讨好让表哥大为享受,捏着母亲精致的脸颊妥协了:【骚货,这次就先听你的。】

  见表哥肯退让,母亲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轻轻说:【…去房间里等着,姨收拾完就过来…】

  有了时间和机会以后,表哥开始尽情在我家的每一处地方操着我妈。厨房、卫生间、阳台没多久就尝试了个遍。极大的满足了他淫人妻,辱人母的变态心理。我也愈发的察觉到母亲和表哥之间似乎有不正常关系,但一直没有勇气去撞破这层薄纸。

  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自我感觉已经经验丰富的表哥终于将魔爪伸向了另一个人妻熟女,最后还真的成功了。

  那个女人我也认识,还很是熟的一个阿姨。名字叫李蓉,长得非常漂亮,比母亲还要美艳。二十多岁时是我们这里有名的美人。和母亲是同学,关系非常好,在技校当老师,丈夫是技校的副校长。当初把表哥弄进技校还找过她的关系,不过估计她也想不到自己会引火烧身。

  由于母亲这层关系,李阿姨在学校对表哥颇为照顾。表哥也挺会讨这种成熟女性的欢心了,没多久两人就挺熟了。由于表哥的刻意讨好,两人在学校的关系日益熟络。期末的时候,表哥再也按捺不住,借着感谢的由头去了她家。可惜那次表哥去的不是时候,因为李阿姨她丈夫突然回家了。无奈的表哥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其实母亲也有点知道表哥的心思,知道他想* 奸李蓉。可她怎么可能还管的了表哥,只能尽量给他发泄,想着能让他没有精力去祸害自己的朋友。

  那天表哥一无所获回来以后,心里的失望可想而知。一肚子憋屈的怒火想要倾泻,看到我在家也不管不顾了,那会在他眼里我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小屁孩,压根就不在乎我的存在。

  当时母亲坐在沙发上沉着脸检查我的成绩单,我正唯唯诺诺的站在旁边等待训斥。看到表哥回来,没等我们娘俩反应过来,表哥直接走过来把母亲推到在了沙发上撕扯她的衣服。

  母亲没想到表哥当着我的面就这样,惊恐的护身子抵抗,急道:【海峰,你干什么,别这样…放开我…】然后转向我这边,强撑着笑容说:【小斌,进屋学习去,你表哥和我闹着玩呢。】

  我也被吓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看表哥这样欺负母亲我也急了,上去抱住表哥想他从母亲身上拉开,谁知被他一个反手就重重摔在了一边。

  母亲这时被压在沙发上,贴身的黑色线衣已经被推到了腋下,紫色的蕾丝纹胸包裹着一对挺拔的玉乳,平坦光滑的小腹毫无遮挡。下面牛仔裤的腰带也已经被解开,露出了里面性感的紫色蕾丝内裤。眼看我还在客厅,母亲再次强笑着对我说:【小斌,好孩子,快进屋去…】母亲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我不由得心急如焚,可是我明白如果我继续呆着只能带给她更大的痛苦,只得听话的走进了自己卧室,关上门让她自己去面对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

  等我走了以后,母亲也不用维持在我面前的尊严了,躺在沙发上呜呜的哭泣。表哥被母亲哭的更加心烦意乱,啪啪两个耳光甩在了母亲的脸上怒骂:【哭你妈逼啊,跟老子装什么装。】声音之大,我在卧室里能听的一清二楚。

  之后就没再听到母亲的哭声,直到客厅里面传来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还有母亲如怨如诉的呻吟声,我彻底心凉了,再傻也知道到他们在干什么,满心屈辱的同时还有种莫名的快意。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绿母心理在作祟,因为我在潜意识里渴望反抗母亲严厉的管教,渴望看到她冷冽严肃的外表被人尽情欺辱。

  那天下午我一直呆在卧室里没有出去。等后来晚饭的时候,母亲才推开门走了进来,脸色极为尴尬,几次开口要说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也只留下了吃饭了就转身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之后再怎么和母亲说话,心情五味杂陈,食不知味的吃完饭就继续把自己关在了屋里。

  第二天父亲值完班回家以后,母亲本来已经做好跟父亲摊牌的最坏打算了,她也快要受够这样整天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来讲述昨天的一切,也害怕说出来以后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所以懦弱内向的我没敢向父亲说出昨天发生的情,就和平常一样自然,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多年以后我还常常会想,假如当时我有勇气把自己所知道的给说出来,母亲会不会有机会能重新回归正常…既然我没跟父亲说,母亲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去说出自己的丑事,家里表面上仍然保持着温馨和睦的日常生活。

  母亲逆来顺受和我懦弱沉默的表现,让表哥的气焰嚣张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只要父亲不在家的时间里,表哥就俨然成了这个家里新的男主人,而且丝毫不顾忌我的存在。经常故意当着我的面就对母亲搂搂抱抱上下其手,这时候的母亲也只能象征性的说几句不要、别这样之类的废话,然后催促我赶紧回屋学习。一开始碰上这种情况我还会害怕的心跳加速,慌的不得了,等次数多了也就感觉没那么异样了,就好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一直等到表哥他放寒假走了之后,我和母亲之间的隔阂才稍微缓和了一点,虽然再也没法像以前那样,但也最起码恢复了日常的沟通。

  寒假期间里母亲去过大姨家两次,年前一次,年后一次,加起来在大姨家呆了有四天。我也心知肚明母亲是去挨操去的,还在母亲回来后翻过她的包,可惜啥也没发现。

  寒假还没结束表哥就迫不及待的提前好几天来到了我家,就在我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尽情对母亲发泄性欲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提着两包东西急冲冲的走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两天表哥是去* 奸了李蓉阿姨,这机会还是母亲告诉给表哥的。母亲和李蓉十几年的同学关系,随便唠点家常就套出了李阿姨他老公这星期要去省城出差,儿子会去跟着玩。如此天赐良机表哥怎么可能放过,终于得偿所愿把美艳至极的李阿姨给上了。从进门开始,一直到第二天离开,表哥足足干了李阿姨有七八次,最后感觉鸡巴都快磨秃皮了。至于李阿姨就不用提了,虽然她是被* 奸,但以表哥的耐力和技术也是被干高潮了十多次。后来表哥跟我吹嘘过,那天李阿姨下面流出来的淫水估计能有一小盆。

  李蓉阿姨和当初的母亲一样,被* 奸以后也没敢声张。这个年纪有了家庭孩子的女人,发生了这种事一般都是不敢声张,她们丢不起这个人,不敢去冒险报警闹得人尽皆知、家庭破裂,只能是偷偷地自己忍着。通常女人到了这个三十多岁以后,也不会像十七八的天真少女那样还把贞洁看的无比重要,被* 奸之后就要死要活的。而且李阿姨温婉恬静的性格更加注定了她不会去报警,表哥也算是开启了征服李蓉阿姨的大门。

  表哥当晚没回来,母亲就知道他已经成功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纠结自责了一整夜。一直等到他回来才顾不上继续烦恼,伺候着表哥换上拖鞋,稍微一靠近,就闻到了表哥身上有股清幽深邃的香水味,突然涌出略微的怒意,暗暗腹诽自己的老同学平时干嘛要用这么勾人的香水,真是活该被盯上。我在屋里听见动静刚出来,就看见母亲正跪在表哥身前,利落的脱下表哥臭哄哄的运动鞋,然后把拖鞋给他穿上。

  虽然已经快要习惯母亲对于表哥的忍让屈从,可看到这种场面心里还是颇为复杂,一方面气愤于母亲的一昧忍让,一方面又特别希望看到母亲这种屈辱的行为,这能我让一直被母亲严厉教育下的反抗心里得到释放。

  母亲给表哥换完拖鞋以后发现我正在看她女奴般的行为,连忙干咳了一声说:【嗯,小斌,你表哥来了。】

  【知道了。】我也不想跟这个恶魔打招呼,简单的回母亲了一句。

  母亲还是有些不自然,强笑着说:【小斌,学习累了么,看看电视休息会吧。】

  我嗯了一声没再理他们,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胡乱的调着台没。表哥倒是心情很好,嘿嘿笑着把母亲一把搂了过去,在她翘臀上使劲揉了几把。母亲低声惊呼了一声,也没太抗拒就被表哥搂着坐在了一起。

  我悄悄用余光打量着,此时母亲坐在沙发中间,身体微侧靠在表哥怀里,长发遮住了她美丽的脸颊,看不到母亲此刻的表情。隆起的胸部正被一只大而有力的手掌从居家棉衣的下摆伸进去揉搓,蜂腰微扭,优美的臀部曲线在修身西裤的包裹下显得格外丰盈圆润,上面也有一只大手正在贪婪的摸索。小腿笔直而修长,脚裸上裹着肉色短袜。看的我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下面的小弟弟也跟着抬起了头。

  母亲慢慢被抚摸的有些动情,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些几乎细不可闻的呢喃,杏眼含春的望着表哥,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来暗示表哥她现在十分渴望得到滋润。不过表哥现在可没有精力来喂饱母亲了,所以还是只继续过着手瘾,没有下一步动作。这可苦了母亲,一直到父亲下班回家,一直忍受着下面的骚痒,被情欲折磨的几乎要当着我的面主动求爱,还好她坚持住了。

  父亲下班回家以后,母亲连忙躲进厨房装作忙碌的样子,等脸上的潮红褪去才敢出来。到了晚上母亲也顾不上她自己在父亲面前的形象了,主动的在床上跟父亲求爱,本想借父亲暂时填补了一下身子的空虚,可谁知要了两次之后父亲就再也硬不起来了,而母亲却连一次高潮都没有到,不仅没能止渴,反而更加心痒难耐了。最后趁父亲睡着以后又偷偷去找疲惫不堪的表哥,结果表哥已经故意的反锁了卧室门,母亲抓狂的差点要踹门。

  第二天早上父亲去上班以后,休息了一夜的表哥懒洋洋的也适时的走出了卧室。被欲火撩拨了一夜的母亲眼睛已经媚的快要滴出水了,看见表哥出来犹如看见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用最妩媚的声音颤抖着说:【海峰…姨受不了了…求求你帮帮姨。】

  表哥眼睛一亮,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哈哈嘲笑着母亲:【骚货,这就受不了了?想要老子帮你就去客厅脱了裤子等着,等老子洗漱完就过去帮你,哈哈。】

  母亲知道表哥肯定会趁机提一下过分的要求,可还是没想到会是这种要求,连忙拉着表哥急道:【海峰,小斌还在家呢…在卧室行么?】

  【不行!就得在客厅,快点去,不然这个星期别想老子干你。】表哥毫不留情的甩开了母亲。

  母亲咬着红唇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被心底的渴望所占据,敲了敲我的门,在外面柔声的问:【小斌,起来了么?】

  我已经被他们刚才那片刻的争执吵醒了,还没弄清楚状况就随便嗯了一声。母亲听见回应推门走了进来,坐在支支吾吾地说:【小斌…一会我和你表哥在客厅…在客厅谈点事…你别出来…】

  结合刚才听到的争吵,我瞬间就懂了母亲的意思。虽然心里万般不是滋味,但还是点了点头。

  母亲松了口气,揉着我的头发微微一笑:【好孩子,妈妈以前对你管的太严厉了,现在你也长大了不少,以后妈不会再那么严厉了。】

  我感觉母亲是想用她不再对我严厉管教来换取我的默不作声。想到以后能不用再枯燥无聊的读书学习,感觉这交易还能接受,又点了点头。这时候卫生间的水声以经开始消失了,母亲也坐不下去了,急忙站起来关上门走了出去。门快关上的一瞬间,我看见母亲正边走边脱她穿着的黑色紧身裤,雪白优美的臀瓣是那么的刺眼…我躺着床上,聚精会神的听着客厅里传来肉体撞击产生的啪啪声,还有母亲略显压抑的低吟声,想象着客厅里黝黑壮硕的表哥压在端正正经的母亲身上驰骋的场面,倍感屈辱的同时,却又兴奋地不能自已,右手飞快撸着硬的发胀的小弟弟。

  【说,老子干的你爽不爽?】表哥豪气冲天地问话传了过来,啪啪声不觉于耳,在那一瞬间,我竟然开始佩服表哥。

  【嗯…嗯…】母亲发出了两声拖长的鼻音,我在家里她还没办法完全不顾及我的存在,没有向往常无人时那么淫荡的回答。

  【骚货,下面怎么出这么多水?】表哥在故意戏弄母亲。母亲越不想出声,他就越想戏弄母亲的羞耻心。

  【啊……嘶…】母亲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传出来的喘息声愈来愈急促,呻吟声也逐渐开始压抑不住。

  【嗯…海峰…不行了…唔…】想象着母亲被表哥干到高潮时的迷乱神情,又撸了一会,随着母亲一连串千娇百媚的呻吟声,我射了出来。

  等用卫生纸擦干净床单上飞溅的精液,之前心里地兴奋感骤然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迷芒懊恼,一股股难受的感觉席卷全身。

  客厅里的声音还在持续传来,我莫名地开始烦躁起来,蒙住头不想再继续听,就这样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人给戳醒了,睁眼就看看表哥坐在我床边,见我醒了咧着大白牙冲我嘿嘿一笑:【小斌,醒了啊。】

  我幼小的心里极为复杂,没想到表哥能和没事人一样坐在我跟前笑嘻嘻的,恨不得他立马从家里消失,但却又对他充满了畏惧。

  见我不说话,表哥又是嘿嘿一笑:【你年纪小懂得少,这种事在咱那农村多了去了。】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表哥一看我怀疑的眼神,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说:【你别不信,就你大姨那镇上,外甥日姨、草舅妈的就好几个,还有侄子干婶子、玩大娘的也有,就连操亲妈的都有。】

  我飞速思索着那些曾经回去见过的男孩和妇女,立马联想到好几对年纪和母亲表哥差不多的人来,震惊的说不出来来。

  表哥接着神神秘秘的说:【张志强他婶子你记得不?她就被张志强给玩了,寒假回去的时候我跟张志强一起玩过他婶子,别提多刺激了。】

  我一时接受不了如此惊人的消息,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末了表哥拍了拍我肩膀,最后说了一句让我心潮澎湃的话:【你要是有本事就去弄你大姨,哥绝对不管。】

  整整一天我都在震惊中度过,不断幻想着那些镇上看起来颇有几分姿色良家妇女和她们侄子外甥儿子乱伦交合的场面,甚至幻想过我自己和大姨发生关系的情景,都没空去注意母亲和表哥举动。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