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的浪漫情事】
【妈妈的浪漫情事】
              妈妈的浪漫情事


  19岁上大二那年,我认识了邻校一个叫尤成爱的女孩,她长得并不漂亮,但很可爱,她16岁,正上着中专。她虽然年龄小,对我却很主动,我慢慢接受了她。

  妈妈听说我交了女友的事后,让我带成爱来玩。成爱见到我妈妈后,为自己长得不美而自卑。

  妈妈有好多照片,她让成爱临走时拿了一些,不料回家后被她哥哥尤林看到了那些照片:「这美女是谁呀?」

  「是我男朋友的妈妈,漂亮吧?」

  「确实漂亮,如果我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就好了。」

  尤林比成爱大一岁,也上中专。

  成爱16岁生日的时候,她邀请我和妈妈去她家玩,因为她父亲做生意经常出远门,她妈妈在农村工作很少回家,家里平时比较冷清。以前成爱过生日总是和朋友一起上饭店,这次她却选择在家中,而且只请了我和妈妈。

 当一袭黑色长裙、秀发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面
  颊上隐隐透出淡淡的红晕,浅浅的笑意如梦般迷人又很有女人味的妈妈出现在尤林面前时,我看出他先是惊讶,然后又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我看到他的裆部慢慢鼓起,我知道这很正常,这个年龄的男孩见到漂亮的女人很难免,因为即使是我的好朋友,外号「唐僧」平时不与女孩来往的侯伟到我家玩见到我妈妈后,都没有例外。

  我以前知道尤林是不太喜欢说话的,可今天他的话却格外的多,经常把妈妈逗乐了……

  当天色已晚,我和妈妈回家后,尤林来到成爱的房间。他翻开影集,抓起我妈妈的照片就吻,照片上出现了一滩滩口水。

  成爱看见了,生气的问:「哥哥你发神经啦!」

  「我不是发神经,是爱上她了,我担心我会为她疯掉!」

  「真有趣,你竟然会爱上阿姨,她比爸爸还大一岁,怎么可能呀?」

  「这有什么?锋菲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芸莲之间不过年龄差距比锋菲间又大了些。好妹妹,帮帮我吧,你也知道,我是个纯洁的男孩,还没有真正恋爱过呢!」

  「这怎么可能……」成爱虽然这么说,还是让尤林拿走了我妈妈几张穿裙子的照片。尤林对女人的裙子有着特殊的迷恋,原来他从小就看不到他妈妈有过笑容,因为他妈妈天生待人冷漠,对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她还极其讨厌裙子,认为穿裙子的女人都会勾引男人,特别是有风的时候,裙角被风卷起非常不雅。可在尤林的心中,那些享受过母爱的朋友的妈妈都喜欢穿裙子,说话轻声慢语,不像自己的母亲。

  因此尤林对裙子有了特别的心理感受,他今天从成爱那儿拿了我妈妈的照片,无非是在他的房间里对着照片自慰,在这个年龄这很正常。

  不久之后,尤林又要过17岁生日了,妈妈平常就是个热情的人,在电话里听说后问尤林:「祝贺你过生日哟,17岁是到了美丽的雨季,希望阿姨送你什么礼物呢?」

  「希望阿姨送我一件非常宝贵又特别的礼物!阿姨先猜猜看。」

  「你喜欢什么就说嘛,阿姨不喜欢猜谜语的。」问了半天他也没说。

  妈妈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礼物,就买了一套男装送给他。

  吃了午饭,成爱拿出碟片让我自己挑了看,我也正好有点困了,就倚在她的床上看。

  成爱和我妈妈来到厨房收拾着,突然问她:「阿姨,如果有个年轻男孩喜欢你,你会接受吗?」

  「喜欢我,你没说错吧?哈哈,我明年就40岁了,都快是老太婆,还有谁会喜欢我,别和阿姨乱开玩笑了。」妈妈像小女孩一样笑着说。

  「阿姨可以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吗?」尤林闪了出来,并捕捉到她的笑容。
  「你要什么条件的?如果有合适的阿姨会帮你物色的。」

  「我希望她年龄在30岁以上,和阿姨一样漂亮,三围和你一样完美适度,皮肤白,身材好,喜欢穿裙子,说话时语气温柔……」

  「唉呀,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都和小谢学上了喜欢年龄大的女人?和你们年龄相仿的女孩多的是呀!」

  「可我不喜欢她们,对她们没有兴趣,」他鼓起勇气抓住我妈妈裸露的玉臂,「我见过的女孩没有一个能和阿姨你相比的。」妈妈身上令人心醉神迷的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若隐若现地萦绕着尤林,令他心旷神怡。

  妈妈的玉臂就这样让他握着,半天没有动弹。

  成爱接过妈妈准备刷洗的碗筷,快速的刷完,然后说:「阿姨,我哥是个很纯洁的男孩,遇见你,应该是他的初恋,他以前从没有和哪个女孩随便来往过,真的。我希望您能接受他,因为他说如果得不到您的爱,他会像维特一样选择自杀。」

  「啊,真的吗?」妈妈回过头看尤林,尤林松开手,「我值得你这样做吗?」
  「值得,完全值得,阿姨,你是仙女,你是我梦中的皇后,我不能没有你!」
  「不要害了你自己哟!我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

  他们三人来到客厅,尤林渐渐胆子大了起来,抚摸着我妈妈的大摆长裙说:「阿姨的裙子质感真好,我希望妹妹也穿这条裙子,能更有女人味一些。」妈妈就和他们讲裙装之类的话题。虽然话语的增多,妈妈竟然也对尤林有了好感,妈妈看出尤林确实还是个纯洁男孩,而且尤林长得蛮帅的。

  我在成爱的房间看碟片,看了一部韩国三级片后,欲火逐渐上升,等成爱来后,一把抱住她,希望她能满足我,之前我们一直很纯洁。

  在尤林的言语攻势下,妈妈因羞涩而变得绯红的面颊及迷人体香更令尤林不能自持,他抓住我妈妈的手说:「芸莲,接受我吧……」说完就张开双臂搂住她,贴住她娇美的面庞,过了一会,妈妈把她那红润、香甜的嘴唇紧紧贴上他的双唇,紧紧吸吮着,通过尤林竟然不会与女人接吻,妈妈更认定尤林的纯洁,她把丁香条般的舌头伸进他嘴里,在他的嘴里轻轻地搅动着,他也把舌头探进我妈妈的口中,在她的嘴里搅动着,他们互相裹吮着吻得天昏地暗。直到成爱下楼来对尤林说:「到你卧室去吧。」

  就在成爱将处女之身奉献给我的时候,尤林边和我妈妈继续接吻,边将她抱到他的房间放在床上,直到两人吻得喘不过气来,才松开舌头。

  妈妈的面颊涌起一片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她扭动着迷人的身体,全身曲线尽显,完美的身材让尤林的口水忍不住直流。

  尤林因为出了汗,开始解开衬衫的钮扣,露出瘦而精致的少年身躯。

  「阿姨,做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好吗?我真的好想成为你的情人,你永远的情人。」

  「我已经和你吻过了呀,那事,还是不要啊!我比你妈妈年龄还大呀!」
  「可是我已经疯狂的爱上你了,爱你身体的每一部位。如果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也许情愿死去。」说完,他像仆人侍奉皇后一样小小翼翼的为我妈妈脱下凉鞋,放在地上,又欣赏着她的完美玉足。

  他在我妈妈的脚心挠了几下,妈妈忍不住痒咯咯笑起来。

  尤林又脱去裤子,只穿内裤跪在我妈妈的裙边说:「芸莲,让我给你脱掉裙子好吗,我真的好想知道女人裙子里的秘密,不然,这个年龄的男孩很容易做出悲剧性的事来。」一阵风吹来,吹起妈妈的大摆长裙,尤林贪婪的欣赏着她的美丽春光。妈妈看着满眼深情的尤林,心中反复思量着,尤林的内裤已经有斑斑点点,而帐篷一直高高耸立着。

  尤林又来到她身边:「要么,脱掉上衣可以吗?我想看看你的奶头山。」
  「不嘛,不可以……」妈妈像处女一样拒绝了他。

  尤林突然脱掉了内裤,抱住我妈妈狂吻起来,边吻边隔着衣服摸乳房。这次措手不及的强吻差点让妈妈晕过去,等尤林松开她的时候,黑色大摆长裙上已经有了几小滩精斑,而尤林的精液还继续滴在床上。

  妈妈站起来,找了卫生纸边擦干边说:「好脏呀,你怎么这么不卫生?」
  「当我第一次看到阿姨后,我就开始自慰,自慰后就会流这个,男人让女人怀孕不就靠这个吗?」他又拿出我妈妈的照片。

  「你怎么对着我的照片自慰?」

  「就是啊,我把阿姨想像成我的女朋友,和我不分黑夜白天,就在这床上忘情做爱,世界上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用小鸡鸡里的水源源不断的滋润着你的身体,我幻想着你和我生下好多的小孩。」

  「没想到外表这么纯的你却是个小色鬼!」

  「如果看到你之后没有任何生理反应的人才不正常呢!芸莲,我好想把小鸡鸡里的水真正的注入你美丽的身体,让你怀孕,也好想我的双手能够真正握住你的奶头山……」

  尤林的鸡鸡像剑一样笔直挺立着,妈妈坐在床上,他又弯下身体,将头枕在她的玉腿上,来回摩娑着。

  在瞬息之间,尤林突然用听朋友说过的解胸罩方法隔着上衣解开了我妈妈的胸罩。妈妈边用手护住双乳边嗔怪的说:「你真坏,你是个坏小子。」

  「男孩不坏,女人不爱,看样子阿姨真是爱上我了?奶罩已经掉下来,还是顺其自然取下来吧,让我吻吻上面的香气!」

  「如果你不用手只用嘴能将我的上衣纽扣解开,我的上半身就给你看。」
  妈妈重新睡在床上,尤林开始用嘴一颗颗的解纽扣。等全部解完时,上面已经是口水满布。他抱起我妈妈的身体,将上衣和胸罩取下,那对丰满、尖挺的乳房如两只白鸽般跳跃而出,那小巧的、淡紫色的乳头在凝脂般的肤色的映衬下,如熟透的葡萄显得分外艳美,他双手像狼抓兔子般握住了双乳,疯狂的抚摸着。
  随着抚摸,他的精液又开始向长裙上滴。

  摸完后,他仍不满足,又用嘴去吮吸奶头。妈妈被他剧烈的吮吸刺痛了,爬了起来:「你怎么这样,想吃掉啊!」当她又看到裙子上的精液时,又生气了:「怎么总是乱滴呀!」又去找卫生纸擦拭着。

  趁着这机会,尤林猛得拉开我妈妈背后长裙的拉链,将她按在床上褪下,于是一个几乎全裸的美女横陈在他面前,坚挺的乳房在身体的扭动而巍巍颤动,小巧玲珑的肚脐看地镶嵌在洁白、柔韧的小腹上,丰满、圆润的大腿,修长、笔挺的小腿,然而最让他心动的还是那窄窄的白色蕾丝三角裤下的所在,几丝不甘寂寞的阴毛如红杏出墙般俏皮地露在三角裤外,那流线般的阴部轮廓向他讲述着一个从未见过的神秘世界。他看得血脉贲张,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地颤栗。

  妈妈这时突然哭了,不知为什么:「你脱吧,要脱就给我脱光!」刚才还非常想得到她身体的尤林听了这话竟然怔往了。「还要我自己脱吗?」尤林听她这么说,又弯下身脱白色三角裤,于是我妈妈那成熟、美艳迷人的阴部展现在他的面前。那迷一样神密、梦一样美丽的美女阴部。

  对于少年的他来说是一块从未登临过的新大陆,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滑润的大阴唇已经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隔着窄窄的会阴,是小巧、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

  妈妈重新变得温柔起来,她伸出细嫩、纤柔的手把他身边。一阵阵迷人的体香如丝如缕地飘来,他只觉得一阵阵地意醉神迷。看着这美奂美仑的人间尤物,看着那惹火的身材,和如梦似幻的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他的鸡鸡涨得仿佛要炸裂一般,把短裤撑起,急需要找一个温柔的地方把其中的能量全部释放出去。妈妈用纤纤嫩手握住他的鸡鸡,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鸡鸡传遍尤林的全身。尤林像小学生一样,贪婪地看着床上妩媚、妖娆、性感、丰腴的我妈妈的美丽肉体。
  妈妈用白嫩、修长的手指分开小阴唇,中指轻轻按揉着小巧如豆蔻般的阴蒂,从那迷人的阴道深处不断地有无色的液体流溢出来,滋润着她的阴部,一串串美丽的、令人消魂的呻吟声从她红润的唇间传出,只见她目色迷朦,满面酡红,丰腴、性感的胴体扭动着,断断续续地说:「来吧,林……」

  妈妈把双腿分成M形,把尤林拉在她的柔若无骨的身上,他一阵阵冲动,把硬梆梆的鸡鸡向她的阴部插去,可怎么也插不到她的阴道里去。妈妈这才意识到他是一个童男,欣喜地说:「林,来,让我来教你吧。」

  妈妈起身面向他蹲跨在他的身上,把阴道口正对他硬挺的鸡鸡,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他的鸡鸡,把龟头对准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湿润、洞开的阴道口,她肥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下来,他的鸡鸡的龟头被肥美、润滑的阴唇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裹着,硬梆梆的,又粗、又长、又大的鸡鸡一点点地被她的阴道所吞没,她阴道的内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他的鸡鸡。

  插在我妈妈的阴道里,他那勃涨得难受的鸡鸡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渐渐地她的阴道把他的鸡鸡全都吞没了,她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他的两股上,她的阴道里暧洋洋的,阴道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裹着他鸡鸡的龟头。在我妈妈美妙的身体上,在她那紧紧的,内壁柔嫩、滑润的阴道里,尤林的鸡鸡第一次实现了质的飞跃,变成了男人。

  我妈妈的身体上下颠动着,阴道紧紧套撸着尤林的鸡鸡,大小阴唇有力地夹迫着勃涨的鸡鸡,尤林的鸡鸡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暧的肉,每触一下,我妈妈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吟声。他的双手扶住我妈妈肥美的丰臀,揉捏着,我妈妈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肥硕的屁股,过了一会趴在他的身上,粉脸贴着他的脸,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林,和我做爱的感觉怎么样?」

  「飘飘欲仙,不,做神仙也没有和你做爱舒服。」

  「那你加把劲会更舒服的……」

  听着她的淫荡的话语和浅浅的娇笑,尤林用力向上挺送着身体,鸡鸡用力向我妈妈阴道深处插送着,我妈妈也扭摆着肥美的大屁股,滑润的、带有褶皱的阴道有力地套撸着他粗大的、硬梆梆的鸡鸡。

  我妈妈尽情地呻吟着,叫着,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只见她粉面含春,秀眼迷离,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她颠动着身体上下套撸了几十下,然后又骑坐在他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嫩的丰臀,使他的鸡鸡完全没入她的阴道里,龟头研磨着花心。他们俩因做爱的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惊动了刚刚打开房门的我。

  成爱拉住我:「干嘛去嘛!来,再看会碟片!」

  「我好像听到了我妈妈的声音。」成爱见劝不住我,于是只好穿好衣服和我一起下楼。

  当我看到妈妈和尤林赤身裸体睡在床上时,肺都要气炸了,成爱在一旁拉住我:「你别去,阿姨和我哥是真心相爱的。」

  「哼,我没想到他竟然想戴我的绿帽子。」门外,我和成爱争吵着,房内,妈妈和尤林仍然激烈的做爱。

  我妈妈的阴道紧紧包裹着尤林的鸡鸡,小阴唇紧紧夹迫着鸡鸡,有力地套着,鸡鸡在美艳少妇的阴道里的快感传遍了尤林的全身,他浑身颤栗,鸡鸡就仿佛触电一样,麻痒痒的,从脊髓直传到全身各处。

  这时,从我妈妈的阴道深处涌起一股热流有力地刺激着他的鸡鸡龟头,同时,我妈妈也加快了扭动的速度,呻吟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尤林这时也感到从脊柱尾骨处传来一阵麻痒,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挺送着下体,在高声呻吟声里,他从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酥痒,刺激着鸡鸡根部一阵阵酥痒,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从鸡鸡根部迅速强劲地射出,有力地喷注在我妈妈的阴道里面,冲击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融融的肉。

  他的身体不停地抽动着,鸡鸡有力地在我妈妈的阴道里撅动着;我妈妈的身体也不住地颤栗着,阴道壁和小阴唇有力地收缩着,夹迫着他的鸡鸡,那热流喷射着、冲击着,在我妈妈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的阴道里,他把精液喷射在里面…………

  当他们刚开门,我劈头就问:「妈妈,你和尤林在干什么?」

  「没什么呀,妈妈现在和尤林相爱了,你爸爸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个二奶,他那么乱来我没看你责备过他,我难道和一个男孩真心相爱就不可以吗?」
  「别老封建了,我们可以相爱,阿姨为什么就不可以和尤林相爱?我希望我们都能尊重阿姨的自由。」

  「只要尤林愿意,我还愿意嫁给他呢!」

  从那以后,妈妈经常把尤林带到我家,在她的房间里做爱。可是,尤林是绝对不可能和她长久的,他后来竟然将妈妈出卖给了一个早就打我妈妈主意的富商。
  漪波这时我和成爱也分手了,我新交了一个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女孩漪漩,她有一个唱歌非常好听的孪生哥哥漪波,也上着音乐学院。

  妈妈平常习惯和尤林在黑暗中做爱,当妈妈碰解到那富商肥硕的身体时,惊的赶紧拉开了台灯:「天啦,你是谁?你想干嘛?」

  「我早就爱上你了,神仙姐姐……」

  妈妈这才想起来,那次酒会上曾经遇到一个恶心喜欢缠人的富商。

  「我想和你睡觉,芸莲,你能和尤林睡觉,为什么就不能答应我?」

  「因为我爱尤林!」

  「尤林,哈哈,就是他以2000元一夜的价格将你卖给我的,他已经对你没兴趣了。这小子现在成了不少富婆的情人,发死了。」

  「你不走,我就报警了!」

  「报警,小心警察也将你逮走,你勾引少年男孩,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要不,我给钱给你,求你放过我吧!」

  「老子才不稀罕钱,只想要你的身体,想和你睡觉!」

  这时我和漪漩正在逛街,家中别无一人,妈妈孤立无援,只得嘤嘤抽泣着。
  那肥猪般的富商艰难的一件件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脱一边说:「快自己把裙子和衣服脱了,不然我下手重,怕把你的裙子给撕破了。」

  妈妈没想到会有噩运上身,身边没有准备防身工具,就在她准备闭上眼睛听天由命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并唤着我和漪漩的名字,妈妈听出来了,这是漪漩的哥哥漪波。

  「不许吱声,敢吱声老子杀了你……」

  妈妈吓得不敢说话。

  这时漪波不耐烦的自己拿出钥匙开门,嘴里还嘀咕着:「你们好上了,就把哥哥给忘了,叫半天门也不开。」原来漪波和朋友在外喝多了酒,想来找点饮料解渴。

  趁着酒兴,他一头撞进了我妈妈的房间。

  那富商惊讶的叫起来:「你是谁,进来干什么?」

  「我来我妹妹的男友家找点水喝,你是谁,怎么敢在阿姨的房间内?」
  「噢,是你呀,我是你叔叔呀,正准备和你阿姨休息,在客厅里有水。」
  「漪波,别理他,他是坏蛋,想非礼阿姨呢!」

  「阿姨,我知道,客厅里根本没有水,如果他真是叔叔怎么会不知道家里东西的位置?」

  那富商急了:「那你小子想怎么样?我给你钱,你让我走吧,我还有生意要谈。」

  「想走,你这么晚了私闯阿姨的房间,我要打110抓你……」

  「你敢?!……」

  于是他们在地板上扭打起来。妈妈边惊叫边报了警,当警察将富商逮走时,漪波脸上身上也是血迹斑斑,妈妈曾经学过护士,赶紧找出卫生材料为漪漩波清洗包扎伤口。

  那富商也活该他恶人有恶报,他的公司也被查出经济问题,加上以前他曾经花钱掩盖的罪行也被查出,于是数罪并发被判到几千里外的新疆服刑。

  漪波的父母从他小时候就离了婚,由爷爷奶奶将他和妹妹拉扯大,因此他性格比较冷漠,但却有一颗侠义心肠,因此在我妈妈险遭非礼的时候能挺身而出。
  妈妈非常感激漪波的舍身相救,因此让他住在我们家尽心护理他。

  「阿姨,你这么懂得护理病人,你一定是做过护士吧?」

  「是呀!唉,你为我受了伤,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呢?」

  「唉,阿姨怎么这么说话,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哪能提什么报答呀!」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希望吧?」

  「希望?我最大的希望是成为歌星,可这个梦太远了。」

  「那就说个比较近的可以实现的希望吧!」

  妈妈说过口就后悔了,漪波今年18岁,他会不会也提和尤林一样的非份要求想得到自己的身体呢?但漪波这么帅又有才华,歌又唱的好听,满足他的要求也无所谓。

  可妈妈听到的却是:「阿姨,我希望看到你能穿上护士的衣服,我喜欢洁白的天使……」

  于是妈妈穿上了护士裙戴着护士帽婷婷玉立在漪波面前。

  「阿姨,你和我梦中的天使长得一模一样!一样迷人的棕黑色会放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秀气的眉毛,性感的嘴唇,迷人的长发,纤纤玉手,高耸入云的胸,恰到好处的魔鬼般完美身材……」

  妈妈心想这下完了,他肯定也会要求自己做他的情人,但他仗义救了自己,为什么不可以答应他?

  可漪波只抓住我妈妈的玉手抚摸着,并没有提任何非份要求。

  「为了我,可能要耽误你的学业了!」

  「没什么,我悟性高,各门功课我都提前温习过了。再说阿姨这么多天的悉心照顾令我心生音乐,等我身体好后,我要写歌送给阿姨,以表达对你温柔照料的感谢!」

  「别说了,你越说越让我感觉到惭愧呢!」

  漪波该洗澡了,我妈妈为他放好了热水,搀扶着漪波走进浴池。

  「阿姨,难道你忍心让一个病人自己洗澡吗?护士是有为病人洗澡的义务的呀!」漪波开着玩笑说。

  妈妈连忙应着说:「是呀,是呀,但我怕你有顾忌呢!」

  「我现在是病人,一切听从阿姨的安排!」

  妈妈小心的将漪波扶住放倒在浴室旁,又更小心的为他脱去衣服,因为稍微用力他都会感觉疼痛。

  当漪波还有最后一件内裤没有脱下时,妈妈不好意思再脱了。

  「阿姨脱吧,不要紧的。」

  浴室的雾气将妈妈蒸的满头大汗,于是她不得不脱去护士裙和护士帽,只剩半透明的上衣和半透明的黑色长裙。

  当妈妈又为漪波褪下内裤时,漪波的鸡鸡已经因为妈妈性感的身体忍不住高高挺立起来。

  漪波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替我洗澡,真是给阿姨带来了诸多的不便。」
  他竭力想用意念让鸡鸡松软下去,可鸡鸡已经不听他意识的指挥,依旧对准我妈妈高耸着。

  当妈妈要擦洗到漪波的鸡鸡时,她不由停住了:「这儿要不要洗?」

  「当然要洗,好多天了,应该有了不少污垢,不洗,会很痒的。」

  漪波的鸡鸡被我妈妈的玉手轻轻握住清洗时,更加的兴奋,漪波也露出了快感的笑容,一阵浓精忍不住猛得射出射在我妈妈脸上。

  「真是对不起,阿姨,我忍不住。」

  妈妈边说没关系,边用水洗去。

  「阿姨,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美丽的女人为我擦过澡呢,你是第一个,见到你,我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妈妈,让我做你的儿子好吗?」

  妈妈微笑着答应了他。

  当妈妈将他扶进房间后,他吻了我的妈妈:「妈妈,这是我第一次爱一个女人而与她接吻,虽然以前我有过女友,但我并不爱她们。」

  「既然让我做你妈妈,那我们就不可能是情人的关系呀!」

  「不,我喜欢既是妈妈又是情人的女人,我一直在寻找,现在我找到了,那就是你!」

  妈妈知道自己不可避免的又被这个多情的音乐男孩爱上了,虽然爱不可避免,可他现在还在康复阶段啊!

  「你现在是病人,应该以康复身体为唯一任务,所以现在不要胡思乱想,快休息吧!」

  在妈妈与他俯身长吻后,他才满意的放开她。

  当漪波身上的全部纱布等物拆去后,他双膝跪在我妈妈裙下求爱。

  妈妈看着英俊帅气的漪波,答应了。

  他像王子一样将我妈妈抱起,向她的房间走去。康复后的漪波更加容易令女人目眩神迷,当妈妈脱完自己的衣服后,漪波看到她的阴部的爱液汩汩流出,于是他适时的将早已快失控的鸡鸡插入我妈妈的小妹妹中。

  然后他双手占领了奶头山,用嘴封住我妈妈的迷人红唇,尽情发泄着对她的爱恋。

  康复后的漪波身体出奇的好,刚刚射精又能再次勃起,他和我妈妈第一次做爱足足做了八个小时,等漪波最后一次从她身体撤退时,妈妈呻吟着说:「我快死了,从没有一个男人让我出现这么多次高潮,和我做这么长时间的爱……」
  「做我的女人你感觉幸福吗?」

  「我愿死在漪波给我的爱里,绝不后悔!」

  我妈妈的美艳与高超的床上技巧与让漪波痴迷不已,在妈妈与爸爸离婚后,她和漪波成为固定的忠诚的情人并结了婚,妈妈在生命的第二个春天遇到了真心爱他的男孩,虽然他比自己小了22岁,却从此一直幸福的生活着。漪波放弃了成为歌星的遥远梦想,与他梦中的天使生活在一起。

  我也不介意一个小我两岁的男孩,我女友的哥哥漪波成为了自己的继父,只要他能让我的妈妈得到幸福。他们如鱼水般溶洽,经常想出种种提高性生活质量的奇思妙想,妈妈有时会穿上古装扮成妓女,漪波则做嫖客调情,然后激起性趣就上床。当我听到妈妈幸福的在漪波鸡鸡的抽插下叫床时,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之一,是她与漪波身体合奏的美妙音符。

[ 本帖最后由 情比精贱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atancll001 金币 +10 精彩转贴分享!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