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纵情】(1)
【纵情】(1)


纵情

发言人∶阿耀


纵情(一)莎莎与哥

  「叮…咚…」

  李强与妻子在妹夫家门口,按了电铃,等了半天,不见人出来应门,两人相视会心一笑。

  李强的妹妹昨天才刚新婚,两人一早就来打扰人家新婚小夫妻的睡眠,实在不是时候,不过,两对夫妻相约一起到妹夫陈子文的姐姐在国外的私人小岛,渡蜜月,李强夫妇是二度蜜月。

  门开了,李强笑着调侃:「好妹夫,日上三竿了,还舍不得……」说笑声嘎然停止,只因陈子文,年轻英俊的脸上有着极明显的烦恼。

  「怎么回事?莎莎呢?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李强急着上前捉住子文的手,直觉到事情的严重。

  「在……房里。」子文的声音沙哑,神色萎顿。

  李强的太太,绮妮,安抚的拍了拍丈夫的手,向新房走去。

  费了一翻功夫,房里房外的两夫妻才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新婚之夜,子文与莎莎皆是新手上路,一阵天翻地覆,莎莎痛得死去活来,而子文也一点甜头也没嚐到,不但也很不舒服,最后还整个萎了下来。
  由于飞机快来不及了,李强与绮妮只好先带着两个心情坏到极点的新人上路,什么事到了目的地再说。

  太平洋上,某私人小岛

  三个男人在客厅,而三个女人躲进房里,各自进行安抚的活动。

  「情况这么严重吗?」子文的姐夫尼克是美国人,这座小岛便是他的产业。
  「嗯!莎莎在飞机上甚至不想和子文坐一起。」李强责备的看了眼子文,由于父母早逝,妹妹莎莎可是他呵护长大的,心肝呀!

  「我……」子文低落的不知该说什么。

  看他这样,也不好再责备他什么。

  「看,漂亮的眼睛肿得这样,莎莎乖,别再哭了。」绮妮正和子文的姐姐,子晴,心疼的安慰着可爱的小妹妹。

  「嫂嫂……作那…那件事好痛…我好怕,我…我想离婚,那晚,子文他,好可怕,他压着我…我推他…他都不理我…一直…一直……鸣……」莎莎语无伦次的哽咽着。

  子晴和绮妮对望了一下,唉,子文那笨小子,这形同强暴了!难怪莎莎会反应如此强烈。她们让莎莎好好休息下来。

  「什么?这……这可行吗?交换?」李强和绮妮认为子晴与尼克的提议太夸张了。

  「是的,不瞒你们,我们夫妻参加过这类的活动,只要你们不排斥,我想目前子文和莎莎的情况只有这样……」

  尼克与子晴这对心怀不轨的夫妻,其实早就计划在这几天拉他们进入这个极乐的行列。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说服了其他四人,他们准备在这几天夫妻交换,以女士为主,分别在大宅、其他两个渡假小屋进行,当然,岛上的仆人一律休假。
  莎莎看着哥哥正拨动壁炉炉火的背影,那宽阔的肩膀,她自小就那样信任、依赖,今晚,真的…可以做那种事吗?

  方才嫂嫂拿了避孕药给她吃下,要她信任哥哥,不要怕,他们不希望她对男女之事有恐惧感,她说那是人生中最自然,最快乐的事。

  是吗?她真的很怀疑。

  「莎莎,妳在想什么?」李强揽过她的肩,低声的唤她,怜惜的抚抚妹妹泛着苹果红的脸。

  服贴的短发,明月般的水亮大眼,如婴儿般的纯真,他最心爱的妹妹啊!她的出神与憔悴令他不忍。

  他托着她的小脸,轻轻的吻住了妹妹香馥馥的红唇,细细的吮着,伸出舌,描着她的唇、嘴角。

  哥哥的轻怜,使莎莎微微的张开了唇,他的舌进占了她的口内,不一会,莎莎己不自主的与哥哥舌对着舌,吸吮,磨擦,挑弄着,她娇嫩的喘着气。

  他的手也解开了自己与妹妹身上唯一的衣物,浴袍。

  莎莎雪白的玉体,完全呈现在他眼前,他的男根也因这活色生香硬了起来,这时,伦常已被抛在脑后,他只要妹妹能抹去初夜给她的阴影。

  她的颈项及胸前有着点点瘀伤,唉!子文那鲁莽的小子。

  「小乖,别怕,张开眼睛,看着哥,我的小女孩长大了,变得好迷人,好美。哥哥都不认识了。」

  莎莎看见哥哥眼中的赞美,脸颊胀红了起,只能细细的呻吟。

  将妹妹的身子放倒,大手抬高了她的背,使她的胸诱人的弓了出来,她害怕的叫了声:「哥……」

  李强没有说话,只是含住了妹妹粉红色的乳头,用舌头磨擦那乳头尖端最敏感的神经,他的手指也拈起另一粒,轻转着,揉着。逗得那两颗美丽的粉色小点硬了起来,而且使妹妹忘情的轻战不己。

  「哥…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好…好奇怪…啊…我……我不要了…」
  「真的不要?那我停了哦,嗯?」李强顽皮的轻咬了下她的乳头。惹得她浑身抖了下。

  「啊!」她竟扯住哥哥的头,不想放走这快乐。她撒娇的「哥……别…别停嘛!」

  李强见妹妹不排斥了后,更放浪的用舌舔舐着她全身,他的舌无所不在,由上而下,直自妹妹的秘部,先吻了吻她的大阴唇,这时莎莎的浪水已湿得使她的阴毛完全贴在她的阴阜上。

  他想让妹妹更加动情,以去除她的心理障碍,他分开莎莎的两片肉唇,她充血的小核肿胀了,李强无所不用其极的对那敏感的核儿展开行动。

  只听见莎莎的口中不停的流泄出,又惊又喜的呼声:「哥……我…我…呀…啊…好快乐…喔……别放开我…别……」她身体拱向上,狂乱不己。

  「好妹妹,来,感觉自己,妳自己的湿度。这就是妳的热情。」他拉着妹妹的手去碰她自己的小穴。

  「这样的湿润,才能使妳不会乾涩,也才能得到快乐。」

  莎莎点了点头,手指自动的抚弄着自己,希望能有像哥哥给的感觉。

  「哥…帮帮我,…我想要…。」她的躯体不停的磨蹭着哥哥坚硬的身体。
  当他的阴茎抵在她的柔软穴口时,她有些退缩,她想起了昨夜的疼痛。
  他不急着进入,只用肉棒的头,揉着,磨着她,由妹妹的小肉核,轻磨至小阴唇,按揉着与大阴唇间的小缝,再回到肉洞的入口,正好一股更多更浓稠的浪水喷洒出来。

  妹妹是这样的敏感,迷人。小穴口不停的微张微闭,就像想把哥哥巨大的肉棍吞入一般。他知道妹妹己经为哥哥的肉棒准备好了。

  「莎莎,哥哥要进去了,放松,别紧张。」

  她的阴道无比的紧,紧得像拳头一样,他不断的轻轻摇动,辛苦的插入大而圆的肉棒头部。

  天啊,他快射出来了,她紧得就像将肉棒榨住似的。

  「小心肝,别怕,哥哥爱妳,好爱妳。」他停下进入了一半的动作,深深的吻她,安抚她,好使她更放松,一手爱抚着她的玉乳,一手移到妹妹紧绷的蜜穴,用手指激烈的揉搓着她的蜜核。

  果然,他渐渐的插入了整根肉柱,龟头直抵着她的花心。

  他完全的与妹妹结合了,妹妹的小穴儿紧紧密密的吸附着他的巨根,快感冲击着两人,两人同时由灵魂的深处呐喊了出来。

  「啊!妹……妳感觉到了吗?哥哥全部在妳里面了。」他很想激烈的抽动自己,只是强忍着,不住的吻她,推着妹妹的细腰,紧抵着自己。

  「哥…好深,你在好深的里面,…喔…好棒……不会痛……好想…我想要…哥…哥…求你…求你…」莎莎哭喊出她的需要,下身不安份的想动。

  李强咬着牙,「好…好莎莎…哥哥会给妳…完全给妳,哥哥要来了。」
  他由妹妹紧密的内部慢慢抽动了起来,抽至穴口,先只抽送一半,数下后,再用尽全力贯入,直撞上她的子宫颈,反覆再反覆,愈抽愈快,愈干愈深。
  抽插了不知几下,莎莎只是无助的呐喊着,叫出自己的狂喜。

  李强低头看着与妹妹的交合处,妹妹的蜜汁因自己的疯狂,己成了细白的泡沫,漫布在两人的下体。

  「莎莎,看…看着…」他抬高妹妹的上半身,更用力的进出她,让她看着这迷人的男女交合。

  房内弥漫着肉与肉的拍击声与,女孩的吟叫声,男人的粗喘声,还有淫水的「滋滋」响声,又动人,又淫糜。

  在莎莎第三次呐喊着达到高潮时,李强也到了极限,他用力的快速贯穿妹妹,感觉妹妹细嫩的蜜肉,磨擦着他愈形粗大的肉棒,龟头暴胀。

  最后一下用力的捅入,他顶住妹妹,将浓烈的精液强而有力的射入她的子宫。
  两人的呼吸渐渐平息时,他才缓缓的抽出,惹得莎莎又哼了起来。

  「怎样?还会怕吗?作爱很舒服,很棒吧!」他逗着妹妹。

  「嗯…讨厌,你笑人家……」莎莎不依的扭着娇躯。

  一整夜,兄妹不停的探索人间的极乐,哥哥不断的教导着妹妹,一次又一次的「灌溉」着她。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