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情人和姐姐—3
情人和姐姐—3
 我这时候才发现,我的还压在姐姐的玉体上,已经软掉的阴茎塞在姐姐密穴口。我撑起了身体,软掉的阴茎顺

势滑了出来;姐姐下面的内裤弹了回去原来位置,盖着她的阴部。过了不久,姐姐下面的内裤,渐渐流出了,被我
高潮射入的与姐姐因高潮喷出的,精液与阴精浓浓的交杂混和着的体液。
姐姐因为内裤底下流出的液体,逐渐扩散渗出而感到下体一阵冰凉与粘湿;姐姐着时才发觉内裤里,尽是性爱
后所留下,我俩满满的爱液。姐姐羞红了脸颊,急忙起身下床,以手摀住内裤底下。
「都是你啦!都是你啦!叫你脱了内裤再进去,你就不听我的话。」「谁叫姐姐你的身体那么美妙!我又不是
圣人,哪里还忍的住啊!」「贫嘴、狡辩!看我还理不理你。」姐姐站在床边,白稠的液体从玉指缝中渗了出来,
沿着姐姐大腿内侧慢慢流了下来。姐姐走近我,突然扑了过来,我一时也猜不到姐姐她想做什么?
突然姐姐将她手上粘稠的液体,涂抹在我的脸上;我被姐姐突然的举动吓到,一时手足无措等我反应过来时,
我满脸就像台语所说的:〝满?转倒辉〞(满脸全是豆花)。
「看你还敢不敢啊!……敢不敢啊?!」姐姐笑着说。
「我的好姐姐,我下次不敢了!……不敢了啦!」「还敢有下次啊!看我怎么修理你!」姐姐持续在我的脸上
涂抹。
「不……敢!……不……敢!算我怕你了!……不要……不要……!」我闭着双眼,口中大声的嚷嚷着,双手
则是不断的舞动着,招架着姐姐凌厉的攻势。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姐姐没再攻击时,我睁开眼睛,发现姐姐摀着下
体走出房间,往浴室方向走去。
随后我也下床,往浴室的方向跟了过去。当我来到浴室门口,姐姐正弯着腰,将那装满阴精、精液,糊的不能
在糊的内裤脱掉;姐姐见我走进浴室,把那件内裤丢向我,我一手把它接住,顺手将内裤丢入换洗的衣篓中。
「看你做的好事!以后不可以这样子!」姐姐娇嗲嗲的说。
「怎能只怪我啊!这种好事一个人怎么做啊?!姐姐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啊!」我不服气的回答姐姐。
「你就会贫嘴,看我好欺负,看我还理不理你啊!?」「姐,你别生气了啦!别这样嘛!?我开开小玩笑嘛!」
我撒娇的说。
姐姐不理我说话便转过身去,拿起莲篷头开始冲洗身体,水由姐姐身上流了下来。我从姐姐身后靠近,我拿起
沐浴乳,在手上按了几下,我手直接伸到姐姐的肩膀上,开始帮姐姐姐姐背后的肌肤,涂抹起沐浴乳。我的手随后
帮姐姐在她的脖子、肩膀上按摩起来;姐姐将水关掉,身体完全放松下来,陶醉在我给她的按摩服务里。
「你什么时候学的按摩啊?按摩的我好不舒服,全身都舒坦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帮人按摩啊!姐你喜欢
吗?舒服吗?」「嗯哼!……当然啦!……」我见身体姐姐完全陶醉、放松之下,我手又开始不安份起来,在姐姐
身体上面游动着……抚摸着。
〝嗯!……嗯!……嗯!……嗯!〞姐姐嘴里吐出舒服声响。
我又弄了些沐浴乳在手上,将我的胸膛贴在姐姐滑顺的背后,手则伸到姐姐前面的胸部上,像画圆圈的将沐浴
乳涂抹在浑圆的乳房上。我身体底下的肉棒,经过刚刚小小睡眠休息后,我的小弟弟重新蓄势待发精神起来了。姐
姐开始发现我下体自然的生理反应,我在姐姐胸前的左手,从上滑了下来,当我的手接触到姐姐阴阜上方阴毛时,
姐姐迅速用左手抓住我那不安份的左手,右手臂则夹住我放在胸前的手;姐姐的屁股本能的往后翘起摇晃,似乎想
顶开我抵在小肉缝外的肉棒。
姐姐密穴外的小肉缝,因为姐姐臀部不断摇晃下,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摩擦我的肉棒,弄得我欲火上昇. 姐姐
的阴阜不知是沐浴乳的关系,还是密穴中湿润的体液,整个滑滑润润的。
一阵的?动之下,〝滋……!〞了一声。
姐姐嘴中发出〝啊……!〞的一声的大叫出来,肉棒整个插入姐姐滑润的阴穴中,姐姐因为突然的插入感到一
阵晕眩,双脚、身体一软,姐姐双手撑在浴缸边,结实的臀部自然翘起。
〝坏……坏弟弟!…你…怎……又……!〞姐姐结结巴巴的说着。
我顺势将姐姐的腰部抓着,开始将身体前后自然摆动,坚硬的阴茎在姐姐柔软阴道中,不停的摩擦着。
〝啪!……啪!……啪!……啪!……啪!……!〞撞击姐姐臀部发出的交合声在浴室中扩散开来,我来回不
停的抽送起来,姐姐胸部那对丰腴双乳,自然随着地心引力而垂下。在我不断冲撞下,姐姐浑圆像尖笋型的乳房,
如水球倒挂的来回震荡。
〝啊!……啊!……唔!……哦!…弟…弟…你……你……又……进到……我……的……里……里面!……太
…太……舒服……舒服……极……点了……!」〝哼!……哼!……姐…姐……你……你的……那……那里……包
……的我……太……太……舒服……!〞男女性器发出的碰撞声,使我和姐姐再次陷入肉欲的漩涡中,像吸食毒品
一样,一次就上瘾。我们像情人般的浓浓爱意,已跌入万丈深渊,爬也爬不出来。
〝啊!……啊!……啊!……快……我……快……了……!…唔!……唔!……唔!……唔!……不……不…
…行……了!……〞〝哼!……哼!……哼!……好!……好!……姐……姐……噢!……噢!……噢!……姐…
…姐!〞姐姐听到我这么叫她,性奋到极点,她把身体挺起转身过来,此时我也停止动作。姐姐以她那双勾魂似的
眼睛,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姐姐将手环住我的脖子,将我的头拉近她发烫的脸庞。
「姐姐,我真的好爱……」姐姐未等我说完,就将她火热的红唇,紧紧的贴在我那有点乾的嘴唇上,瞬间滋润
了我的心。我手环抱住姐姐身体,两人的嘴里,像打了结的绳子,相互交缠着。姐姐将脚一蹬跳到我身上来着,整
个身体像蟒蛇缠绕我;双腿?性谖业难希业乃挚墼诮憬愕拇笸壬希凶〗憬阏錾硖宓闹亓俊?br />  我将肉棒对准姐姐的小穴,〝滋…!〞一声再次进入姐姐的密穴之中。
姐姐嘴巴因为跟我还缠着,只能发出低声的呻吟。〝嗯!……嗯!……嗯!……嗯!……嗯!〞下体则传来激
烈的交欢撞击声:〝啪!……啪!……啪!……啪!……!〞我边走边摇,把姐姐的身体架在浴室的磁砖墙上,快
速抖动我的下体。
〝啊!……?哟!……你弄得我……啊!……?哟!……好痒……好酸……唔!……唔!……哦!……噢!…
…噢!……!〞我卖力的再姐姐抽插着,大概又抽插六、七十下,姐姐的阴精再次喷洒在我的龟头上。我终於在下
体一阵酸麻下,我将在姐姐阴道内的肉棒,用力往上顶住,我的精子像涌泉般涌入姐姐子宫里。姐姐因为我在子宫
壁内一连串的冲击,使的她身体产生一连串筋脔。我嘴中气喘连连,轻轻的放下姐姐的双腿,这时姐姐和我的身上
真是汗水淋漓。
我们休息了一下,开始将身体清洗乾净,我和姐姐走回她的房间,躺在床上满脸尽是幸福、满足的笑容,我们
将彼此的身体相互缠绕在一起,像情侣般甜密的相拥而眠。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经过昨晚我与姐姐一晚的翻云覆雨后,我疲累的身体不知睡了多久,等我睁开双眼时,
已经九点多了。我还是睡在姐姐柔软的床上,姐姐正躺我的怀里像小孩一样,似乎还在做着甜美的梦。她的皮肤在
阳光的照射下,映出红色如婴儿般的肌肤。想起昨晚的情形,彷佛是一场梦,应该说是一场美梦;我忍不住在姐姐
的脸上亲了一下,贪婪的在姐姐的身旁,呼吸着从姐姐身体散发出的女人香。
我轻轻的抚摸姐姐的身体,情绪还沉醉在昨晚的缠绵中。这时候姐姐睁开眼睛,我脸上正挂着微笑迎接着她,
姐姐也投以微笑回应我。
「你醒来很久吗?」「我刚刚醒来而已,对不起吵醒你了。」「啊!姐我昨天把精子都射入你那……怀孕可怎
么办?」「现在才想到太迟了吧!你想不负责任吗?。」「我才不会不负责,只是……那现在怎么办?」我一想到
万一姐姐真的怀孕,我们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越想我就越担心。
姐姐见我满脸急的像热锅上蚂蚁,笑笑的对我说:
「放心啦!我这几天都是安全期,你可以放心射在里面。」听姐姐这么说我心里也就放心了,我继续抚摸着姐
姐的身体。
「我肚子饿了,弟弟!你下去巷子口帮我买早餐啦!」姐姐躺在我的胸膛上撒娇。
我想起昨天下午在北投吃过饭外,我跟姐姐就再没吃过东西,经过姐姐这么说我的肚子也饿了起来。我下楼买
了早餐回到家里,我和姐姐轻松的享用早餐。
老实说,其实我和姐姐在经过昨天的激情过后,虽然有肌肤之亲;但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我和姐姐之间的暧昧
关系,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尤其是姐夫,和在台中的父母。所以我们除了,在家里面只有两人时候,我和姐姐
在外人面前,都尽量刻意保持距离,以免被人看出端倪。就在过年前的一个礼拜时,这时姐夫由大陆返回台湾休假,
这次所停留的时间较长,听姐夫讲:大陆那边过年是过完年十五才算过完,我也因为妈妈催促之下,提早返回台中
的家里。
我大概介绍我的家中状况:爸爸是开贸易进出口生意,妈妈则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爸爸由於生意关系,常
常需要当空中飞人,妈妈也因为我这一阵子借住姐姐家,有时乾脆跟爸爸一起出国去,顺便旅行;爸妈的感情还算
好,家里经济算是富裕,姐姐如果不是因为姐夫的关系,要不然爸爸一直希望她留在自己公司上班就好了。家里的
房子是三层楼盖的独栋透天厝,一楼用来当车库与餐厅;二楼前面是客厅,后面左边则是爸妈的房间,中间则是公
用浴室,右边是书房兼客房;三楼前面是佛堂,后面右边是姐姐(未出嫁前)的房间,中间也室公用浴室,左边则
是我的房间。
这次过年爸妈难得没出国去,一方面我也找不到其他藉口,一方面也因为姐夫回来,我只好乖乖的提早回台中。
过了几天没有姐姐的日子,好几天没有见到姐姐,所以还真想念起姐姐了。姐姐那嫚妙的胴体,时常出现在我梦里,
好几次我都趁爸妈不在家里时,偷偷进去姐姐房间里,拿起姐姐以前穿过的衣服,寻找我那熟悉的体味,或许大家
觉得我有恋物癖,但是我觉得我自己应该不是。只是我自己有时候也搞不清楚,我对姐姐到底只是肉欲,还是爱情,
对於没有谈过恋爱的我来讲,我自己是无法弄得清楚。
除夕夜那天晚上的团圆饭,餐桌上爸妈问起了姐姐台北生活的近况,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不会吧!你上台北半年,你姐姐生活怎么样,你怎么都不会讲?」妈妈疑惑的问我。
「你妈妈是问你,你姐夫对你姐姐好不好?」爸爸解释着说。
「当然好啊!加上有我的照应,哪有不好的道理啊!」我心虚的回答着。
「你是男孩子,你姐夫不在时,你要好好的保护、照顾这个最疼你的姐姐。」妈妈满意的说着。
「我当然有好好的保护姐姐啊!」「你准备的如何呢?爸妈以后可全要依靠你了。」「我有努力的读书,不信
你问姐姐啊!」「那就好,对了你姐姐有没有说几时回家啊?」「我不知道呀!姐没跟我说。」妈妈马上拿起电话
打给姐姐,姐姐说她大年初二会回娘家,现在她则是回姐夫老家基隆,跟姐夫和公婆一起吃团圆饭,妈妈满意的挂
上电话,我也满心期待这天的到来。
终於到了初二这天,姐姐与姐夫一早就回来了,我则是因为昨夜在房里看电视,因为是大过年,所以看第四台
拨出的电影,看到凌晨四点我才睡,睡到十点多还没起床。姐姐和姐夫已经回到娘家,把行李放到隔壁房间,当他
们经过我的房间,姐姐则说要叫我起床,所以